当前位置: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Go Back > 回你自己家去吧!

回你自己家去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阮柳稳稳心神,迈步到岑矜跟前:“就走啦?”
    岑矜因为喝了点酒,没了以往的机灵劲:“那是谁!那是谁!”
    阮柳哈哈一笑:“嗨,一老外客户。”
    “诶嘿嘿嘿…”岑矜伸出手来挠她,嘻嘻哈哈。
    站在驾驶室门外的人陡然开口:“哦,是吗?”
    他还站在驾驶室门前没进去。
    阮柳脸上挂着的笑瞬间收了回来,她站直身子,冷眼看向陶南山,对方面无表情的回望过来。
    岑矜一双手还在瞎扑腾,袁卓文倒是看出了些端倪,他打破僵局:“诶,你现在走吗?一起?”
    “我自己开了车,拜拜。”阮柳嘴角抬了抬,半秒都不想再呆,转身朝电梯走去。
    岑矜在后面叫:“你喝了酒开什么车?一起回去呀~”
    袁卓文挑眉想了想,从副驾爬到驾驶座,探出头:“我们今天就不搭你了。”
    陶南山低头看他一眼,哂笑一声。
    阮柳站在电梯门前,肚子里的邪火还没下去,她的手机响了起来,同事问她在哪,要转场去after  party,阮柳找了个借口推脱掉。
    她挂断电话,又抬起手背擦了下脸颊,边低头找代驾边踱步到自己车前,不小心撞上一堵人墙。
    陶南山看了眼她的手机:“钥匙给我。”
    阮柳不太想搭理他,但看了看深夜的代驾费突然有点心疼,她翻着白眼把钥匙扔过去。
    Ciao美术馆离市区有段距离,阮柳将头偏向右边假寐,纯当自己找了个免费代驾,直到她听到打火机的声音。
    “你别在我车上抽烟!”阮柳气得不行,皱眉瞪过去。
    陶南山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拿着打火机把玩,嘴里并没有叼烟。
    “你什么意思?”本来降下去的邪火又慢慢升起来,她抢过他手里的打火机,指甲在他手背留下划痕。
    “那是谁?”他其实看到了,那是谌达。
    “关你屁事,你是谁?”
    陶南山半晌没回她,他今天被导师骂了一顿,出门前还被同门阴阳一把,心里堵着火约袁卓文出来喝酒,结果酒还没喝上就被他拉到Ciao接老婆。
    他早在岑矜之前就看到阮柳,看见她春风满面的陪谌达走到车旁,看见她被握住后腰,看见她微微抬头望向对方。
    陶南山哼笑一声,伸出手去抢回自己的打火机:“还我。”
    “你好好开车,我就还给你。”阮柳用力打了下他的手臂。
    陶南山看了看自己手上的红痕和指甲印,咬了咬后槽牙,他干脆将车停在路边:“你有病?”
    阮柳懒得理他,径直打开车窗,拿着打火机的手搭在外面,这打火机看着成色老旧,像是用了好几年的老物件。
    陶南山倾身去够她的手,被安全带限制住距离,只能勉强握住她的手臂。阮柳看向自己胸前的手臂,突然来了劲,她左手抓握住陶南山的手肘,右手收回来控住他的手腕,狠狠地咬了上去。
    你不是说老娘有病吗?老娘就发病给你看!
    陶南山哪里料到她突然发疯,被结结实实咬了一口,他倒吸一口冷气伸手推着阮柳的脑门,却被咬得更用力。
    “操!”陶南山干脆解开安全带,将空余的手伸到阮柳的腰间和腋下挠个不停,他以前用这方法对付过小姑家的孩子。
    阮柳吃不住痒,扭着身子挣扎几下终于还是松了口,陶南山的手臂上留下一个深深的齿印,混着口红和口水印,很是难看。
    陶南山左手扣住阮柳的两只手,右手掐上她的脸蛋,把两腮的肉往中间挤:“你敢咬我?”
    “就咬你!你给我松手!看我不咬死你!”阮柳嘴巴被他挤得翘嘟起来,一双眼睛因为愤怒而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哼,你做梦!”陶南山微微倾身,将手往后一推,把阮柳的头固定在座椅上,他张嘴朝那张红艳艳的嘴唇咬了下去。
    “呜呜呜…你个王八蛋…我…”阮柳的骂声被拦在他的齿间。
    陶南山听到这人还骂自己不由用了点力。
    阮柳挣扎起来,双唇却被陶南山的犬齿狠狠碾磨,她胡乱喊着疼,委屈得哭了出来。
    陶南山知道自己弄疼她了,他松开阮柳的嘴唇,隔着咫尺的距离看她:“真丑。”
    确实不太好看,因为挣扎而胡乱贴在脸上的乱发,双颊上对称的手指红印,嘴唇在他的啃咬下更是一塌糊涂。
    方才那个曼妙的都市女郎转眼变成了只知道嗷嗷哭的傻瓜蛋。
    陶南山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容,他甚至笑出了声。
    “…王八蛋…死变态!”阮柳气急,还要继续骂。
    陶南山调整姿态,扯出几张抽纸帮她打理脸上的油彩,随后捂住她那双愤怒的漂亮眼睛,安抚似的吻上她的唇。
    轻柔的。
    像在偷偷触碰一只就要飞走的蝴蝶。
    很快,他的舌头轻而易举地探了进来,绕着阮柳勾缠,一点点交换彼此的呼吸,阮柳唔了一声伸手推开他。
    陶南山也不恼,他亲了亲她的鼻尖和脸颊又重新回到她的唇上。
    “你咬疼我了。”阮柳双肩放松下来。
    “我知道,对不起。”陶南山亲昵蹭了蹭她,右手转而覆盖着她半边脸颊,让她更好迎接自己的下一个深吻。
    热吻慢慢变得不够,陶南山的手逡巡着抚摸上她的后腰,腰侧和胸部的下缘。
    阮柳半眯着双眸,发出低低的喘息声,她抬起脖子,让陶南山吮吻印在颈侧。
    她今天穿了一条银灰色的V字裙,大片肌肤裸露在外面,勾引着他。
    滚烫的吻重新回到她的唇上,阮柳张开嘴,热烈迎接着他的唇舌,她的手搭上陶南山的后颈和短发,一点点摩挲。
    “…砰…砰…砰!”
    不知哪里放起了烟花,惊动了亲密的两人,陶南山又轻咬一口她饱满的双唇,收回放在她大腿根部的手:“你家还是我家?”
    阮柳眨了眨眼睛:“我家。”
    阮柳笑着接过陶南山递给她的车钥匙,又把包里的打火机还给他,两人保持着一点距离但又极亲密的站在离电梯不远的地方。
    阮柳忽然弯腰调整了下高跟鞋,再站直时离陶南山又稍远了些,电梯快到时,她甜甜开口:“谢谢你哦,我到家了。”
    她伸手搭上他的胸前,电梯叮咚一声抵达负一楼,她在陶南山反应之前用出全身的力气将他往后推。
    陶南山差点被她推坐在地上,后背撞上旁边的立柱,阮柳趁机溜进电梯狂摁关门键:“回你自己家去吧!”
    陶南山也不急着走进电梯,他站直身子看着阮柳站在电梯里,得意洋洋朝自己竖起中指。
    真是欠教训。
    ——————
    都在吃暗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