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归家谣 > 三十、因果(清水)

三十、因果(清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魏玉抱着惊醒的乐殊没有言语,乐殊也昏昏沉沉的,只是抓着男人又蹭了蹭才睡过去。夜色正浓,而男人听着有节奏的呼吸声也渐渐有了困意。
    第二日,乐殊醒过来就看见正在收拾行李的魏玉,正欲开口询问什么,就对上男方的眼神。
    “温景天已经走了。”
    “哦。”乐殊下床踢了踢作夜没收洗的床边毛巾,懒洋洋的嗯哦了一声以表回复。
    “为什么要出差?”
    “我得去收一波大货,高品质的宝石我的下属谈不下来,”魏玉折迭起要带走的衣物,“因为去国外可能有时差,有事联络工具里留言,急事可以给我打电话。”
    “我要你每天国内时间八九点请安,记得带跪姿自拍。每日叁餐或者两餐给我拍照,回家洗完澡给我拍居家照片,去哪里给我报备,晚上不回家要给我发请求,有应酬提前说,加班也要说,不论什么事都要跟我说。”
    “钥匙就拜托你了,阿姨每叁天来一次打扫,你要是在这里吃饭也可以提前给她打电话,她会做的。”魏玉掏出护照塞进箱子收纳袋中,“备用钥匙我放在车里,车钥匙在门口,第叁把备用钥匙在景天那。”
    最后魏玉抬起头,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坐在床边静静听着的乐殊。
    “如果你想发泄或者怎么样,我允许你去找景天。”
    “……”这一句话给乐殊干沉默了,乐殊歪着头用看陌生人的表情看着魏玉。“不是说把我当恋人看待的……吗?”
    魏玉闻言没有说话,只是大步走向前,捏住乐殊下巴就把人往床上压。
    “你还知道,”魏玉手上加重力气,“你还知道这个的话,之前为什么不理我?”
    男人跨坐在乐殊身上,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乐殊没穿,被魏玉居家服一剐蹭还痒痒的。乐殊不占理,只是任由他压着自己。
    吻来的并不是这么猝不及防,啃咬撕扯下整个下巴连带嘴唇都翻出艳红色来。牵连的透明体液被抹匀在唇周,让艳红色透着一丝光亮意味。
    “那就听话,好吗?”
    乐殊点了点头,乖巧的吻了一下上位者的唇角。
    “总之我做什么都要报备?”
    “所有。”魏玉看着身下状似乖巧的人儿叹气,“你上一个不管你吗?”
    “……”乐殊沉默地看着魏玉,“我们只在玩的时候联系。”
    “他有几个?”
    “我不知道。”
    “那,你们到底怎么在一起的?”
    “我发的招友信息,他说不进入生活,我说好,没了。”
    “况且,”乐殊自嘲地笑了笑,“做出感情的是我又不是他。”
    他第一次发觉原来她是这么干脆利落的女人。或许是太久的平淡相处生出的上位者姿态作祟,他一直以为她不过是自己生活中的过客。
    直到新婚夜看见曾经相处的房间中再也没有一道身影才发觉似乎影响颇深。趁夜来到她面前的时候,自己在希翼什么呢?
    平日柔顺的软玉纤手这时候却化为推开自己的唯一力量,把自己扔在原地消失的却是被动方。
    娇妻一如既往的爱着他,而身边却丢了条狗。
    他想起最开心的时候,是早上才牵起娇妻柔嫩的双手,夜色中却捧起另一人软嫩的乳肉。早上亲吻过柔唇的嘴,夜色中就变成至高无上的权威。
    这样的日子,却因为夜色消失了。但他不怕,他知道这个圈子吃起人来恨不得连软骨都细细碾碎,将人拆开分为一格格然后溶于某一页记账中。
    她会被别人碾碎,然后七零八落的被他再次拯救,就像当年在她初出社会时候,落魄的寻找一处避雨点一般。只不过这一次主导权有些失控,但他不急。凌枫圈里出名训犬师,他不信他不想。
    不想救风尘。
    他知道她的软,若是被人拆开看见,还流落到她最不喜的项目师手上,必定被啃噬的连心都不剩几分。
    话说他有在论坛说过她不喜欢什么吗,不记得了。这样想着的人却牵起身边的娇娇儿。
    “兮之。”他脸上带着温柔神色,小心翼翼地捻起她白细滑软的手腕,细细的手腕在自己大手下占不到五成空间。
    “今晚可以做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