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阴差阳错(1v1) > 32:为期一天的恋爱(上)

32:为期一天的恋爱(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出发这天,秦嘉懿最后一个到达机场。
    自从得知白奉漳会去,她连着做了一周和他有关的梦,偶尔夹杂着和另一个人的春梦,而她与春梦对象已经足足四天没有交流。
    她做足了心理准备面对白奉漳,然而没有人告诉她,白初月也会去。
    在机场看见那个女孩时,她整个人都傻在那。这算什么事啊?跟她在这儿套娃呢?她有转身离开的冲动,碍于面子,愣是维持体面和是叁个人打招呼。
    对白初月、白奉漳的态度尚且正常,轮到白景烁,她没给他好脸色,收敛了笑容敷衍点点头,坐到一旁生闷气。
    白奉漳悄悄问弟弟:“你没告诉她?”
    白景烁摇头,“没有。”
    他担忧她得知白初月的存在后,不会同意这次旅行。可眼下的情况几个人一同尴尬……确实是他欠考虑了。
    秦嘉懿不想理会他,这趟旅行的开端很别扭,直到他们去了马来西亚,她换上漂亮的泳衣准备下水,脸上终于展露笑颜。
    白景烁陪着她去,她爱美,喜欢拍照,他就站在海滩上给她拍照。他并不是一个精通摄影的人,拍出来的照片被她嫌弃,说是直男的拍照水平。白景烁看了一眼那边的两个人,开玩笑似的说:“我哥拍照技术不错,我让他来给你拍?”
    她顺着目光看去,那边两人坐在遮阳伞下,好像正在沙滩上画着什么。身后路过的人用韩语表达我爱你,她听了更是烦躁,抓了一把沙子说:“算了吧,咱们别打扰你哥了。”
    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知道人家喜欢和白初月独处。虽然侄子暗恋姑姑这事,在她看来很荒唐。
    白色沙滩上画了一个标准的心,白初月给它添上天使翅膀、一个可爱的笑脸表情,活灵活现。白奉漳用手机留念,她抿起个内敛的笑容,刚欲开口,那边投来目光。
    抬头望见那一男一女的背影。
    白奉漳说:“景烁说他们准备去海上。”
    当然不是征求他们要不要同行的意见,只是通知。弟弟想让他和初月在秦嘉懿面前表现出亲昵,到头来自己拉着秦嘉懿走远了。
    在外一向是姑侄关系,他们离远了,白初月反倒松了口气。
    白奉漳抚平沙子,问她:“想去附近小镇走一走吗?”
    “嗯。”
    她的手递到他掌心,他微微握住她的指尖,她便红了双颊。
    两个人租了船,海岸线越来越远,沙滩上的人缩成蚂蚁大小。秦嘉懿懒懒地搭着栏杆,咕嘟咕嘟地吸果汁。
    看不见了啊……
    她慢吞吞收回目光。
    在候机室、飞机上,去度假村放行李、换衣服,她总是控制不住地瞟白奉漳。他的眼神不曾为她停留,尤其下了飞机,眼里的情感浓烈得不再隐藏,鞍前马后地照顾白初月。
    白初月以前被烫伤过,腿部有一片留痕,她羞于换上泳衣,秦嘉懿受不了软妹楚楚可怜的样子,想上去安慰她,但白奉漳抢先一步,举起手臂说:“看,我和你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胳膊那次缝针后留了疤。
    秦嘉懿听不下去了,去催促白景烁快点出来,她甚至没有胆量和这两人同行。
    越是接近,越是心死。她似乎明白举办这次旅行的缘由,他就是想让她知道,白奉漳的眼里永远不会有她。
    海风卷着独特的味道袭来,拂去眼角的泪花,她按了按眼睛,语调轻松,“如果这次旅行只有我们该有多好,我还计划着和你在这美丽的地方打一炮呢,你这一出搞得我性欲都没了。”
    “现在就只有我们两个。”他偏头笑着看她,像这海风般温柔,“想试试在海上高潮的感觉吗?”
    “啊?”她下意识扭头,船的另一头有几个船员。
    他们看不见对方,可……说到底有风险。
    他不给她犹豫的机会,站在他身后圈住她,他身材高大,将她衬得格外娇小。她眯着眼睛看远处风景,竟有了想时间停留在此刻的念头。
    她上船后套了一件薄长衫,长衫能隐约透出橘色泳衣。她最爱展示自己的美,选的泳衣是比基尼,一路走来惹来不少目光。可是那些人看得再火热,也无法触到她一分。
    他不一样。
    他解开她的扣子,肆意揉着乳球,揉到她放下果汁,扶着栏杆稳住身形。两只大掌又伸过去摸了摸乳头,笑了,“硬得好快,是不是也湿了?”
    声音夹在海风里轻飘飘溜走,她低低喘息着,悄悄扭着臀蹭他的下身。
    他的双手一翻,掏出来两只乳房,可怜的泳衣被挤在下面。阳光给乳肉镀上了金色,他赞叹这幅美景,而她绷紧了神经不敢出声。
    这条船上有人呢,她怎么敢袒胸露乳?可是好刺激啊……她单是想一想这种地点,就要颅内高潮。
    “哥哥……”她的左乳在剧烈的呼吸下疯狂起伏,乳尖被太阳光晕抚慰着一颤一颤,她执起他的手摸向下身,声音细小,“搞死我。”
    他轻轻拍了拍她一边乳房,问她:“你看见下面的海浪了吗?你比它们还要浪。”
    别说了……
    快弄她。
    他的手掌探进泳裤,被她的双腿夹住,他用膝盖顶开她的腿,分开花丛找到豆豆,他问她:“会背琵琶行吗?”
    她记忆力不错,他给她开了个头,她便能顺嘴接下去。
    她说轻拢慢捻抹复挑,他便温柔缓慢地爱抚她。她念大弦嘈嘈如急雨,他的速度陡然加快,并着两指啪啪啪打上小屄,她几乎站不稳,哆嗦地继续说:“小弦、小弦,切切如……呃啊……如私语……”
    于是指关节屈起蹭着豆豆,宛如绵绵细雨的轻抚。欲望未到高点便消退,她难受得快哭了,“嘈嘈切切错杂弹,哥哥操我好不好?”
    “你在背什么啊?”他失笑,让她重新背。她呜咽着念大珠小珠落玉盘,他便大胆地扒了她的泳裤,摸着豆豆插屄。
    她全身裸露,兴奋地双腿发抖,翘着臀蹭他那处,艳红的穴后露,“给我,我要吃鸡巴,哥哥。”
    “晚上给你吃。”他好歹存有一丝理智,加快速度弄她到了高潮。她高潮时腿软,扶着栏杆站不住。
    他说:“抬头。”
    她仰头看见他拿准前置摄像头对准她,画面里有她粉红的双颊、忙着喘息难以合拢的小嘴,以及浪荡的眼神,赤裸裸地写着欲求不满。他的手机向下,于是她又看到染着金光几欲透明的双乳,鬼使神差的,她伸手过去按了快门键。
    她笑得有气无力,“一定好好保存哦。”
    他没说什么,继续向下给她展示,泳裤褪了一些,松松垮垮挂在那,黑色毛发沾着透明的液体,圆润的水珠滚动金色。
    她又按了快门。
    她整理好衣物,瞥见他把照片收进私密相册,又去删了云同步里的痕迹。
    她说:“这会是我经历地最漂亮的高潮。所以你要经常观看,常看常新嘛。”
    胆子倒是挺大。
    敢把裸照留在一个男人的手机里。
    她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踮脚覆唇过去,小声说:“我只给你一个人留照片,你以后只能看我的。”
    他揣了手机进兜,微微偏头,在她唇上啄一下,含笑应了:“好。”
    她故作矜持镇定,跑到另一侧去吹海风。
    啊,她的脸好烫呀。
    ……
    去海上逛一圈的秦嘉懿,和刚开始判若两人。
    明显能让人感受到她和白景烁之间的磁场。
    他们订的小木屋一楼能做饭,白初月吃不惯这边的特色食物,遂买了些食材下厨。白奉漳自告奋勇进去帮忙。另外两人却认为不吃点特产着实可惜,去了外面的饭店。
    两人关系进展神速,她用勺子盛汤喂给他喝,撒娇说想亲他。他说回去再亲,可哪里等得到回去,在一处无人的礁石后面,搂着她就吻上去。她故意咬他的舌头,被他掐着腰间的痒肉逗弄,她又是笑又是反击,脚下不稳拉着他落进沙子里。
    他倒在下面,月亮掉入他的眼睛,温和明亮。她想为他擦去脸颊的沙砾,偏偏越摸越多,她干脆不再擦拭,捧着他的脸吻上去。
    蜻蜓点水的吻,她吮吸他的唇瓣,发出清脆的啵声。云彩流动挡住月亮一角,她的张扬也尽数被羞涩掩盖。害羞,却偏要盯紧他的表情,捧着他脸颊的手出了薄汗。
    他看见她抹去羞赧,眼睛亮亮地对他说:“喜欢你哥哥好苦,喜欢你好不好?”
    月亮重新闪耀光辉。
    刺得他眼眶微热。
    分明不比日光刺眼,他为什么会湿了眼眶。
    她没见过这种场面,掌心不干净,情急之下去吻他的眼睛,亲在唇上咸丝丝的。
    真的哭了呀……
    她怔愣着,被他按着扣上胸膛,强有力的心跳声回响,掺杂了他的回答。
    “好。”
    他已经等待这一天太久、太久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