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海棠书屋 > 都市言情 > 山归 > 【四十三】

【四十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空旷的房间里依然可以听见女人的抽泣声,男人把女人抱在怀里说:“对不起,是我不能保护你。”
    女人一直护着自己的肚子,尤然蹲下来对那个女人说:“不要怕,我会帮你们的。”
    女人楚楚可怜地望着尤然说:“真的吗?”
    那个男人也抬头看着尤然,满脸防备说:“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你也听到了,我们不过是他手中的工具,并且他要你做的事情,需要我的配合,所以我们只能是合作关系。”
    男人抱着自己的妻子不停的安抚着,思虑了很久才说:“我叫刘凡,在一家研究所工作。”
    一个月前他们突然找到刘凡,因为工作原因刘凡拒绝了他们,刘凡以妻子怀孕为由再次拒绝了陌上尘,然后刘凡和妻子就被抓来了。
    尤然继续问:“他们为什么找你?。”
    刘凡不答反问:“那他们又为什么找你?。”
    “我有别人没有的能力,催眠。”
    那个女人惊恐的看着尤然,刘凡把妻子抱在怀里说:“没事的,你睡一觉,醒来我们就出去了。”
    刘凡没有惊讶,毕竟世界很大,什么能人异士都可能有,然后他又对尤然说:“既然这样,那他们不过是你手中的傀儡罢了。”
    “这不是魔法,在我催眠别人的同时,我同样也会有危险,比如那个人有防备或者他的精神力足够强大,都有可能让我自己一段时间陷入昏迷。”
    “他们要我做的,对你来说只是一种伤害。或者说是丧尽天良,我觉得更合适一些。”
    “说重点吧。”
    刘凡决定相信她,毕竟这里的其他人都是疯子,只有这个女人看起来还算正常,“我说的通俗易懂点,你应该知道骨髓移植吧,不过他要我做的并不是骨髓移植,他认为你的催眠是基因导致,所以他想同样拥有你的基因。”
    尤然冷汗已经汗湿了后背的衣服,故作镇定的说:“你应该这已经突破了人类的道德底线。”
    刘凡很严肃的说:“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这是不可能成功的。”
    “我并不希望成功,不过你得告诉他可以成功,否则他会杀了你。”
    刘凡点头,随后尤然催眠了刘凡的妻子,让她忘记刚刚的事情,让她知道自己的丈夫只是来工作,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里所以带她来了。
    刘凡可以理解这世界上有催眠这种东西,但是亲眼所见还是会被震撼,你只要看着她的眼睛就会被改变记忆,会听从她的指挥。他不能从震惊中缓过来,张了张嘴说:“我妻子醒来就会忘记这些事情吗?”
    尤然闭了下眼睛说:“她没有防备所以很容易被催眠,只要我不再对她进行再次催眠,她永远不会想起这些事情。”
    尤然出去后,陌上尘笑着迎上来说:“你们商量好了吗?”
    尤然点了点头说:“嗯,不过还请你善待他的妻子。”
    陌上尘眼里透出了疯狂的执拗说:“当然,我们一直是好人。”
    南山一直在查那个实验室,楚赢在一边看着说:“你查一个制药的实验室干什么?”
    “别问,你接着去查。”南山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尤然会催眠这件事情,太危险了。
    南山的手机响了,是阿婆打来的,南山示意楚赢不要说话,然后接了电话电话说:“阿婆,你有什么事?”
    “南山你下午过来一趟。”
    “嗯。”
    挂了电话后,楚赢看着南山说:“阿婆不会已经知道了尤然不见的事情吧。”
    “但愿阿婆不知道,你先回去,有消息打电话。”
    楚赢走后,南山又开车去找了林秋生。
    林家的花园里,林秋生坐在椅子上,说:“你知道吗?我第一次看见尤然我就知道她是青山的后代,他们眼睛一模一样,青山救过我的命,一模一样的眼睛漂亮的不像话,我永远不会忘记。”
    南山想起了尤然的眼睛,真的漂亮的不像话,笑了笑说:“是,她的眼睛很漂亮。”
    林秋生又说:“因为青山的缘故,我研究过他们的催眠术,是携带遗传基因的,除非遇到不可抗力因素,比如基因突变。”
    “您的意思是,如果尤然有孩子,那个孩子也会有同样的能力。”
    林秋生点了点头说:“没有办法改变。”
    南山问:“老师是怎么认识他们的。”
    林秋生想了想说:“那都是几年前的事情了,我也在一次专家讲座中知道的,他们突然过来跟我问好,说我有一个神奇的学生,我就知道是尤然。”
    南山想起来自己还要去一趟槐里路,就起身说:“老师我还要去一趟阿婆那里,先走了。”
    “好,有消息通知我一声。”
    槐里路街上热闹依旧,阿婆坐在客厅在翻相册,看见南山来了后说:“南山来了,过来阿婆旁边坐。”
    南山过去后看着相册里的人说:“这是阿公吗?”
    阿婆笑着说:“是啊,这是第一次见面他送我的,你说怎么会有人第一次见面就送照片。”
    南山看着那张黑白的照片,阿公真的是骨子里透出来的温润,不笑也会让人感觉像是如沐叁月春风一般。
    阿婆又给南山看了尤然母亲的照片,尤然真的和她的母亲长得好像,气质不同,尤然母亲看着温和。
    阿婆合上相册说:“阿然不见了,对吗?”
    南山低着头不敢看阿婆,开口说道:“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她。”
    阿婆拍了拍南山的肩膀说:“阿婆不是要怪你,他们不平凡,所以我们要接受他们的不平凡,还有那些因为不平凡而带给他们的危险。”
    南山抬起头问:“阿婆都知道对吗?”
    阿婆眼睛有些红,不过她可不想在南山面前哭,叹了口气说:“哎!青山不愿意帮他们,所以青山死了,如云不愿意也死了,我没有办法保护他们,他们让我一个人留在这世界,可我连死都不敢,我以为阿然会过上平凡的生活,可是他们还是不放过阿然。”
    “阿婆,我不会让尤然重蹈覆辙的。”
    “南山啊,他们都太善良了,不愿意背叛自己内心的道德,所以我从来不教阿然善良,我想她自私一些,想着自己,只要有命在就好,只要阿然活着就好。”
    “我会把尤然带回来的,你只要等着她就好,过两天她就回来了。”
    “我知道你的身份时,也曾想过也许阿然会平安一生,你有能力保护她,阿婆相信你。”
    南山只能在心里祈祷尤然平安,一定要平安的等着他。
    陌上尘的实验正式开始,他牵着尤然的手被尤然甩开,他又去抓尤然的胳膊说:“尤然我不会让你和你的母亲他们一样的,我不会让你死的,因为我会和你一样拥有同样的能力。”
    尤然真的受不了他癫狂的样子,说着喜欢自己,同时又拿自己做实验,“陌上尘你脑子没毛病吧!”
    陌上尘眼里全是疯狂,“尤然你乖乖听话。”
    他从来不会直视尤然的眼睛,因为他知道看久了会迷失,不管她会不会催眠,他都会迷失。
    楼上的实验室里,里面站满了一大群研究员,刘凡站在前面,看了尤然一眼就移开了。
    陌上尘走到刘凡面前问:“准备好了吗?”
    刘凡点了点头,陌上尘让人把尤然固定在实验室的床上,尤然一直在挣扎说:“陌上尘你要干什么,我已经帮你了。”
    虽然知道陌上尘要干什么,可是当尤然真的被当做实验品一样她还是害怕了。
    陌上尘摸着尤然的脸用近乎变态的语气说:“不够,我想要的太多了,我想要那种把人控制在手心里肆意妄为的感觉。”
    刘凡走过去说:“人太多了,我没办法我的实验,你们都出去。”
    陌上尘一拳砸在刘凡脸上说:“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刘凡摘了手上的医用手套说:“我只需要一个助手人在这里,其他的人都出去,人太多细菌会破坏研究结果。”
    陌上尘重新看向尤然说:“我让他们给你用最好的麻醉,不会疼,你睡一觉什么感觉都没有。”
    转身和其他人出去,刘凡让那两个助手去准备东西,然后自己和尤然说:“为了不让他们怀疑,所以我”
    尤然打断他的话,说道:“我知道,没关系的,就当是体检抽血了。”
    针头碰到皮肤那种冰冷的感觉让人恐惧,尤然的眼泪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她真的被当成小白鼠了,麻醉剂打进去的时候,尤然的意识一点一点的消散,她想着南山的样子,突然就不怕了。
    尤然被送回了房间,陌上尘抓着刘凡的肩膀问:“成功了吗?”
    刘凡拿着试管说:“还在观察,目前没有问题,一周之后如果一切正常就可以了。”
    “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
    陌上尘疯疯癫癫的出去,尤然睡了好久才醒来,醒来就看见陌上尘坐在床边,她把头转向另一边,陌上尘把她的头转过来说:“尤然我是真的喜欢你。”
    尤然没力气和他说这些废话,他一直在说:“我知道这里不好,可是我离开这里能干什么,他们把我捡来让我帮他们办事,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你给我撑伞,我第一次感觉到温暖。”
    尤然声音很小的说:“我不该给你撑伞,就该让你的伤口发炎死了才好。”
    陌上尘笑了一下说:“可是你太善良了,我偷听到他们的话,说是你要是不听话就要让你重蹈覆辙你母亲的路,我杀了他们,放你走了,可是你把我忘了,和别人结婚了。”
    尤然冷笑说:“那算你做了一件好事。”
    陌上尘又坐了一会儿,尤然一直闭着眼,他也就离开了。
    尤然睁开眼,想到第一次被那些人带走,她知道他们不是好人。当时陌上尘满身是伤没穿上衣跪在雨里,尤然要了一把伞给陌上尘打着。
    后来她听里面的人说,陌上尘从小被抓来的,把他和狗关在一起,让一群人打他,那些人就站着看他被打,看到精彩处还会鼓掌,把陌上尘当做一件消遣的玩具,他的心态早就奔溃了,被那些人折磨疯了。
    因为陌上尘长得男生女相,他们都去欺负陌上尘,他是被欺负着长大的,所以他学会了欺负别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