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梨汁软糖【1V1甜H】 > 安橘x薄斯倾02:阿倾哥哥帮我戴

安橘x薄斯倾02:阿倾哥哥帮我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薄斯倾回到家里,张姨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四菜一汤,这个家里只有他一个人吃饭,但阿姨还是会精心准备好不同的营养餐,她是薄斯倾母亲招来的,每个月拿着薪水,从小就在照顾他。
    “我吃过了。”薄斯倾放下书包道。
    张姨带了他这么多年,多少也培养出了些感情,心疼道:“你天天吃面包怎么能行呢,还是得吃点饭。”
    她知道,孩子是想妈妈了。
    薄斯倾的母亲是个明星,叫做连茵,至于他的父亲,众说纷纭,有说是黎原的,也有说是某个富豪,跟连茵传过绯闻的男人都被猜测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个私生子。
    连茵炙手可热,她工作很忙,天南地北的飞,有时候一拍戏就是好几个月,薄斯倾经常见不到自己的母亲,他喜欢买那家店的红豆面包,因为那是他妈妈爱吃的。
    他是在思念自己的母亲,别人做的食物再精美好吃,也不是妈妈做的,没有妈妈的味道,只有红豆面包,能让他感受到妈妈的味道。
    薄斯倾想了想:“那一起吃吧。”
    他帮忙拉开了椅子,去厨房多拿了双碗筷,给张姨盛了碗饭,让她坐下一起吃。
    张姨在好几家做过保姆,她是专业照顾孩子的,见过那么多小孩,就没见过薄斯倾这样老成持重,乖巧懂事,独立自主,又冷漠孤独的孩子。
    连茵不缺钱,给儿子的都是最好的,每天有司机接送,有保姆照顾生活,还有保镖应付那些狗仔,可薄斯倾真正缺少的,是陪伴,身边的人再体贴,也不是自己的亲人。
    在这种孤独的生活里,磨灭掉了他身为孩子该有的特征,调皮捣蛋,嬉笑打闹,甚至连交朋友,都不曾有过。
    他静默地待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阳光透不进来,室内潮湿阴暗,温度越来越低,慢慢凝结成冰。
    这不是他想要的,却已经成为了他人生的事实。
    张姨叹了口气,她还从未见薄斯倾撒过娇,就连对连茵都不曾有过,他知道自己没有父亲,特别体谅大人的难处,不哭不闹,给他什么就乖乖拿着,他是她从小照顾大的,她看着自然会心疼。
    吃完晚餐薄斯倾就回房了,在房间里写完了剩下的作业,他把那只发卡从书包里拿出来,放在课本上。
    想到安橘那张总是笑盈盈的小脸,他心里头有些烦闷,但还是没把发卡扔了。
    既然住在同一个小区,下次见到她,还给她就是了。
    可是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见面。
    安橘要适应首都的环境,适应新的学校,试着交新的朋友,以她开朗的性格交是交到了,但她还是不太喜欢这里,如果不是爸爸妈妈要在这边创业做生意,她根本不会搬过来。
    偶尔安橘也会想到那天分给她面包吃的哥哥,然后就很懊悔!她走的太匆忙了,名字都没问到,还以为碰面的机会很多,但却一次也没见过。
    两人再次见面时,连茵已从片场杀青回来了。
    秋色在日落上格外明显,暮光早早,安橘又蹲在了家门口,还好蚊子少了。
    这次也没什么,不过是跟一个男同学结了梁子,又干了一架,安橘妈妈没办法,再次罚了她,要她好好反省。
    安橘正“反省”着呢,视线里就出现了薄斯倾的身影。
    “哥哥!”
    安橘的自来熟能力放在哪里都可以,她直接跑过去,抬头看了看那个牵着薄斯倾的女人,道:“漂亮的电视机姐姐。”
    那个时候的安橘还小,还不懂什么叫演员明星,安橘不认识连茵,只在电视机里见过她,以她当时的知名度,不说家喻户晓,大红大紫是毫不夸张的。
    连茵看上去比电视里还要瘦,仿佛风一吹就飘走了,她无疑是很美的,像茉莉洁白柔软又馥郁芳香,纤细羸弱,眉宇间有股傲气,但在这之中,染上了许多憔悴,她好像很疲惫,精神状态不好,平添了一种易碎感,更显美丽了。
    有她这样的美人母亲,薄斯倾怎么可能长得不好看。
    薄斯倾牵着妈妈的手,听了安橘的称呼很无语,纠正道:“傻瓜,她是我妈妈,你应该叫阿姨。”
    安橘揪着嘴道:“年轻好看的都是姐姐!”
    不怪安橘讨人喜欢,小小年纪就展现了惊人的情商,还有聪明伶俐。
    连茵笑了笑,对这个开朗活泼的小姑娘印象很好,摸摸儿子的头道:“阿倾,她是你的朋友吗?快跟妈妈介绍一下。”
    相比薄斯倾的冷,连茵要温柔得多,漂亮又有亲和力,是安橘理想中的妈妈。
    薄斯倾百分百遗传了连茵的美貌,可亲和力却一点都没有,他摆着那张酷酷的俊脸,冷淡道:“不是,我们回家。”
    他跟安橘只见过一面,连名字都不知道,在他的认知里,确实算不上朋友。
    儿子这冷性子连茵也很无奈,这么多年了,她没听说他交过什么朋友,在学校里被欺负了他也不告状,他才十岁,就学会了处理自己大大小小的事。
    连茵温温柔柔地跟安橘道:“小朋友,你家住哪里?阿姨送你回去。”
    安橘盯着薄斯倾看,虽说他们还不太熟,可是他果断的否定还是让她伤心了,她失落地踢着石子,闷闷不乐道:“不用了,谢谢,我会自己回去的。”
    薄斯倾抬了抬眸,他不是没有察觉到安橘的不高兴。
    连茵看这别扭的两个小朋友,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先牵着儿子回家了。
    安橘还在原地,她越想越气,踹着脚下的小石子,嘴里头念念叨叨:“不是朋友就不是朋友,谁稀罕做你的朋友!你还说我笨……我哪里笨笨了,哥哥才是大笨蛋!大不了我再也不要你的东西了……”
    “你的发卡也不要了?”薄斯倾陡然在她身后道。
    安橘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来,薄斯倾就站在她背后,手里头拿着她上次掉的橘子发卡。
    他急着回家,就是为了给她拿发卡。
    安橘原先还很生气的,看到她的发卡,想到薄斯倾那天对她很好,还安慰了难过的她,她又觉得不生气了,嘟着嘴道:“你不是说我们不是朋友吗?”
    “名字都不知道,怎么做朋友?”
    他说的好像也对……
    安橘把头伸过去,不接他递来的发卡,奶声奶气的撒娇道:“阿倾哥哥帮我戴好不好?”
    薄斯倾僵着手,他没被女孩撒娇过,顿了半天,他还是帮她把发卡别上了,轻轻夹住她的刘海,叹息道:“真拿你没办法。”
    安橘得逞,甜甜地笑了,她弯着眼睛,机智灵敏的小模样,得意道:“你看,我知道你叫阿倾,你还帮我戴了发卡,怎么能说我们不是朋友?”
    “……”
    薄斯倾沉默了,他竟然觉得她说的很对,他们怎么能不算朋友?
    那也是他第一次,对交朋友这件事,不那么抵触。
    “薄斯倾。”他简短道。
    安橘现在对他的说话风格已经很了解了,她握住他的手,高高兴兴道:“我叫安橘,橘子的橘。”
    薄斯倾看着她的小手,小小的,可以被他包在手里,但是很暖很软。
    她好似一颗发着光的太阳,在整个浩瀚的宇宙中,无人能及。
    ————————
    甜甜:神出鬼没的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