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昊叹出一口浊气,轻笑一声,将酒杯放到桌上,便要准备从此地离开。
    非是他没有耐心,或是不愿认错,只是吴圆圆一直如此闭口不言,眼观鼻鼻观心的淡漠姿态,实在让他在这里,如坐针毡。
    不过也就在他这准备离开之时,跪坐在一旁的吴圆圆,倒突然间愿意说话了,目光仍旧没有看向他,只是低着头,仍是似乎带着点委屈的说道:“圆圆是不是很不招人喜欢,功法练不好,修行不进反退,船上的护卫和侍女们都不喜欢我,哥哥也不喜欢我,长老们也讨厌我,大爷哥哥……你也总是说我很笨,很傻,听人说话都不知道别人在说什么,而且……”“先前确实是我考虑不周了,只以为哥哥和长老们不在船上,就能去杂役舱找你玩,没有好好想清楚大爷哥哥说的那些话,我确实不应该那么贸然的跑去杂役舱……不过,我有给他们封口费的,我还特意找船上的王执事支了一些界晶,我觉得我做的很完美了,他们应该不会给哥哥和长老们通风报信才是……”说到这里,吴圆圆忽然抬头朝着林昊看过去:“那几个喝了五日暴死丹的执事和护卫,也都拿了我的好处,他们不能把我去杂役舱的事情告诉我哥哥和长老,你回头把解药给他们吧,他们一定不会出卖我的。”
    吴圆圆两只手纠结在一起,说完了,眼看林昊只是盯着她看,禁不住再度低下头:“我是不是又说错什么话了……我没有想到去杂役舱的后果会那么严重……”“……”林昊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没能说出来,只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
    方才这丫头闭口不言,什么也不愿意说,他竟将吴圆圆当成了,是诚心在戏耍他,并将她代入了那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女子行列……现在一看,这丫头哪里是什么故意戏耍他。
    恐怕是真的认为自己去杂役舱的做法,是错的,当时离开时,虽然也是满腹委屈,但其中更多的,恐怕也是自认有错,以及害怕他林大爷哥哥,从此就不再喜欢她,甚至是讨厌她。
    再者,今日一整天的时间,这丫头先是被哥哥考校修为,当时没能过关,她那哥哥肯定没少对她说过贬低之语,更是将其在甲板之上,当着整船人的面罚跪。
    再加上这艘船上的那几个长老,怕也是只尊吴家少主,而对她这个二小姐,不过是表面敷衍。
    如此一来,再等到他在杂役舱内,那般训斥于她,当时之言,几乎是想要将她从那杂役舱中赶走。
    种种缘由叠加在一起,也就不免让她产生了一种,船上的所有人都不喜欢她,讨厌她之类的低落情绪。
    这种低谷情绪,是最为折磨人的。
    也就怪不得,她刚才一直闭口不言,默默地坐在那里,什么都不敢说。
    甚至哪怕此刻说了出来,也担心自己说错话,而再度被他厌烦。
    “说错?
    你没说错,你还懂得收买人心,这一点倒挺让我意外地,不过你做得很好,没有什么错,非要说有什么问题,那就是,想要收买人心,一定不可只给恩惠,而是要恩威并施,只有这样,杂役舱的护卫杂役们,才会真心服你,真的不敢将你去杂役舱的事情通报给你哥哥。”
    “不过,这一点你倒是可以放心了,你虽然不曾施威,但有我在,他们没有一个人敢将今晚之事告诉你哥哥。”
    “还有,今晚的事情,你没有错,你已经考虑的十分周祥,是我没有了解全面,枉然冤枉了你,应该,是我与你道歉。”
    “你……并不令人讨厌。”
    林昊诚心的说出这句话,堂堂吴家的小姐,貌美如玉,对待下人温和得体,或许跟她的哥哥有些不和,但哪一个孩子,成长之时,不曾与家人叛逆过呢?
    更何况,她那个哥哥,还对她如此的无情严厉,若是他们兄妹在这种情况下关系都很好的话,那他还真要怀疑,这丫头是不是有什么受虐倾向了。
    只是尽管他这么说了,坐在那里的吴圆圆还是情绪低落的坐在那里,两只小手紧紧抓着衣襟,直到好半晌之后,似乎才鼓起勇气,抬头朝他看了过来。
    “大爷哥哥不讨厌圆圆的话,那为什么每次离开的时候都要说不会再来,如果不是圆圆不讨人喜欢的话,大爷哥哥怎么会每次都那么着急的要走,而且还说不会再来呢,我……”“这不是你的问题!”
    林昊一皱眉,禁不住声音严厉了一些,无奈道,“你堂堂吴家小姐,这自卑的情绪是哪儿来的?
    何曾有人说过你很差劲了?
    我说不来,一是因为我有伤在身,而是你这女子闺阁,我一个男人怎能常来,万一让你哥哥或是长老撞见,我没什么关系,可你的清誉……”又说到清誉这两个字,林昊禁不住话语顿了一下,叹了口气道:“那我,往后便常来陪陪你就是,但杂役房那种地方,你堂堂吴家小姐还是不要去了。”
    “真的?”
    话语未落,吴圆圆就忽然展颜朝着他看过来,眉梢间都多出了一抹喜色。
    正满腹感慨的林昊顿时一愣,有点错愕的看着这丫头,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被套路了?
    “我向来说话算话,既然答应了你,便不会食言。”
    “不过……我往后来你这里,却也不止陪你讲讲故事说说话那么简单。”
    林昊思量片刻,拿出一枚玉简来,将一本功法烙印其上。
    但突然间,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林昊又将这枚玉简作废,而后重新拿出一枚玉简,仍旧是相同的功法,但其中被他修改成了源力的地方,却又改回了灵气。
    之所以这样做,乃是他想起了当日老城主以“玄气”做法,这说明了,这画界之中的人,并非只能以源水之力来修炼,也可以利用所谓的玄气等等,当然,那所谓的玄气,其实也就是灵气。

章节目录

最强药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海棠书屋只为原作者花刺1913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刺1913并收藏最强药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