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她是龙(GB) > 端倪

端倪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天一早,伊尔翻了个身,下意识地摸了摸身边,却没摸到意料中的毛茸茸。
    她睁开一只惺忪的眼。
    身旁的床榻已经微凉,唯有她这侧的被角被小心地掖好。
    今天是周末不用去学校,伊尔理所当然地又倒回去赖了会儿床,直到饿得受不了才赤着脚走下床。
    她打着哈欠去餐厅觅食,却发现旁边卡洛斯的卧房里传来阵阵交谈声。
    咦?卡洛斯怎么在自己房里?
    自打两人在一起没几天就被敏锐的班纳发现后,伊尔干脆就让卡洛斯搬来和自己一起睡了,每晚撸着毛茸茸的大雪狼睡觉不要太舒服。
    这时候卡洛斯在自己房里做什么呢?
    伊尔好奇了一秒,就被咕噜的肚子唤回了神智,忙捂着准备下楼。
    就在这时。
    她听见班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席尔娜大人怎么说?”
    “情况不容乐观。”卡洛斯的声音隔着门显得异常低沉,“自从袭击海检官的事件发生,现在翡翠城每天都有游行,冰堡门口也增加了两成兵力。”
    “天呐,怎么会这样。”班纳忧心忡忡,“我早说过,陛下还是太急躁了。旧公约原本规定前往卡斯特洛的艾泽维斯新兽族需要经过海检,因条件严苛,能得到永久居住权的新兽族很少,和原住民们也不会发生大的冲突。现在新公约实行,龙骨方舟增加航海次数,新兽族定居的条件放宽,势必会引起大家的不满,但我没想到情况已经这么严重了……”
    班纳话音刚落,身后的门就被人一把推开。
    “什么这么严重了?”披散着银发的伊尔站在门口。
    卡洛斯一惊,“伊尔……”
    “殿下……”班纳想阻止,但伊尔已经越过他,拿起了卡洛斯桌上的信件。
    信是卡斯特洛寄来的加急件,和她昨天在学院会议室里瞥见的一样,看来这就是昨天卡洛斯藏起来没给她看的那封。
    原本她以为是无关紧要的东西,现在看来里面有卡洛斯特意不想让她知道的事情。
    “伊尔……”卡洛斯不知为何心里发慌,他低声唤着眼前的人,但伊尔却看都没看他一眼,快速拆开信件浏览起来,随着她的脸色一寸寸沉凝,卡洛斯的心也一点点下坠。
    还没等他开口,伊尔就已经皱起了眉。
    “为什么不告诉我?”
    卡洛斯张了张嘴,最后垂下眼眸,只低声说了一句,“伊尔,我不想让你担心。”
    “卡洛斯。”伊尔打断他,忽然抬眼,“你忠于我还是卡斯特洛王室?”
    卡洛斯一震。
    他凝视着静静看着自己的女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伊尔已经变得不一样了呢,不,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明白的,伊尔可以是昨晚那个和自己喁喁私话的床榻情人,但在此之前,她是卡斯特洛的第叁王女。
    而自己,也应如此。
    卡洛斯单膝跪地,恭谨低头,“我忠于王室。”
    “那以后便不该向我隐瞒这样的信息。”
    卡洛斯喉头一滚,“是。”
    班纳看了眼两人,“殿下……”
    伊尔折起信,抬手制止他,问卡洛斯,“昨天我看见莱恩大公出现在学校,所以他也是因此而来?”
    卡洛斯点头。
    “他在哪里,我要去见他。”伊尔捏紧信,湛蓝的眸底是无人可以撼动的固执。
    “《新公约》是梅贝特的心血,我不允许任何人毁了它。”
    *
    莱恩大公是下午到达的总督府。
    在此之前,伊尔一直闷在房里写着什么,班纳探头看了几眼,随即对身后的卡洛斯摇了摇头。
    卡洛斯垂下眼,“都是我的错。”
    “不要这么说,谁都没有错,你们都是善良的孩子。”班纳看着眼前这个相当于自己带起来的孩子,拍了拍已然比自己高了不知多少的青年的肩头。
    他瞅了眼在房里烦躁抓头的伊尔,柔下目光,“殿下只是太担心陛下了,这份感情也许她自己都没察觉到。”
    无论从小怎么叛逆和不听话,殿下她啊,其实在心底一直深深地尊敬并依赖着陛下,就算那位是国民口中最不靠谱的女王,但对殿下来说,那是她人生中的灯塔,无可替代、无可撼动的——唯一明灯。
    莱恩大公的到来很是匆忙,伊尔没能见着,只能催促车夫赶去大公府,希望能够截住人。
    然而到了大公府,管家却告诉她大公没有回府,伊尔咬牙:谎话,她明明看见波普.莱恩前脚刚进了门。
    正要拍门,波吕斐就看见了门外的伊尔。
    “怎么回事?”他皱眉看向管家。
    管家说明了伊尔的来意。
    波吕斐看了眼伊尔,沉声道:“就算父亲不在府邸,也不应该这样对待一国王女,开门!”
    伊尔被放进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她不知道波吕斐是在演戏还是在装蒜,不过到底还是……“谢谢。”
    波吕斐一愣。
    他忽然扯了下嘴角,“这还是你第一次和我道谢呢。”
    伊尔:“那我收回?”
    波吕斐:“……”
    两人沉默了一阵,波吕斐忽然道:“我要回卡斯特洛了。”
    伊尔惊讶地看着他,“你不参加毕业舞会了?”
    波吕斐短促地嗯了声,“家里……有事情需要我做。”
    伊尔噢了声,也没多问。
    自从她明确地拒绝过波吕斐后,本以为他还要跳脚一阵,没想到自那之后这人就格外寂静了,甚至安分到了不常见的地步。不过这半年来波吕斐也算是变得成熟了些,面部线条逐渐凌厉,目光坚定,隐隐有了些许老狮子的风范。
    不过,这些和她都没关系。
    波吕斐凝视着伊尔平静的脸色,忽然攥起手,“伊尔,我……”
    “少爷。”管家沉声打断,而后附耳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
    “我知道了。”波吕斐面色阴沉。
    他神色复杂地看了眼伊尔,“那……再见。”
    伊尔莫名其妙,点了下头。
    波吕斐离开后,伊尔在府邸外等了一会儿,
    她手里捏着自己刚草拟好的信件,脑中不断思索着。
    《新冰海公约》隐患初露,原住民与开放海岸后来到卡斯特洛的新兽族冲突连连,一系列游行示威的导火索是一位没能通过海检的新兽人对人鱼海检官大打出手。
    自此,国民更加认为这些来自艾泽维斯的新兽族已受人类污染,行为不端,拒绝视之为同胞;而新兽族们则指责海检官和当地民众早存歧视之心。因此,关于海检官的袭击事件至今没有受理,反而是两边矛盾越演愈烈,甚至到了游街的地步。
    而这次席尔娜来信,则是说梅贝特快要顶不住议会的压力,即将被迫签署限制《新兽人法案》。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怎么会突然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伊尔苦苦思索,忽然灵光闪现。
    不,矛盾不是突然出现的,而是早有端倪!
    兴许半年前席尔娜的突然回程就是冲突加剧的原因,只是她心大得没有发现,没能看见梅贝特那些嘻嘻哈哈的信件背后的忧思,亏她还一直担心梅贝特知道了她和卡洛斯的事情会八卦个不停,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吧!
    伊尔捏起手。
    梅贝特一直在承受着这些,从《新公约》颁布的那天开始就是风波不断,为什么自己没能早点意识到,还是说自己一直以来都不关心?
    正闷头想着,伊尔眼角忽然瞥到一道金黄的身影。
    她急急追上去,正是将要离开的波普.莱恩。
    “莱恩大公!”
    伊尔喊住他。
    波普转过头,看见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一个学生。
    他皱起威严的眉头,却还是行了一礼,“王女殿下。”
    伊尔没和他废话,她递上自己写的信,咽了咽口水,“麻烦您能阅览完这封信件,并告诉梅贝特,对抗新兽人法案不能通过!”
    波普.莱恩站住脚,却没有接过。
    伊尔急忙说:“我翻阅了一些资料,发现人类历史上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最后引发了毁灭性的战争,所以我们现在得避免事情继续发酵!”
    波普静静地听完,忽然道:“殿下,您知道吗?我上学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历史课。”
    伊尔愣了下,下意识地反问,“为什么?”
    “因为历史给予我们的唯一教训就是——我们无法从中得到任何教训。在这一点上,人类和兽人竟然出奇地一致。”
    伊尔怔住。
    “殿下,老臣还要赶回去参加御前会议,就不奉陪了。”波普行了个礼,登上马车,目光如晦,“愿古泽尔之神庇佑您。”
    伊尔驻足在原地,看着马车驶远。
    此刻,卡斯特洛。
    “陛下,您怎么还有心情浇花!”法尔特砰地推开月光海岸的大门,梅贝特直起腰眨眨眼,“可这些花再不照顾,等伊尔回来就全都死了。”
    法尔特青筋跳动,“陛下,现在街上的混乱和游行越来越多,您的当务之急不应该考虑怎么处理那些新兽族吗?”
    梅贝特放下水桶,叹了口气,“他们也是我的子民。”
    法尔特不赞同地皱起眉,“那些是历史的背叛者。”
    梅贝特一笑,“我们也是。”
    法尔特愣。
    片刻后,他沉下声,“但那些流言是不是该管管了,现在大家都在说,如果女王继续固执己见,卡斯特洛很快就会被反叛和灾难撕裂。”
    梅贝特耸肩,“如果这就是革新的代价,那么我愿意支付和承担。”
    法尔特头疼,不知道该说女王乐观还是乐观呢。
    梅贝特拍拍他的肩,“放宽心法尔特,你总是思虑太多,上学时就跟个小老头似的,怪不得没有女生敢追求你,明明长相也算俊美嘛……”
    “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嘛!”法尔特一双红眸几近喷火。
    梅贝特堵起耳朵,嘿嘿一笑。
    她弯腰捧起一朵刚好盛开的鲜花,眼神温柔,“法尔特,你知道吗,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我的手心曾开出过一朵玫瑰。”
    “所以,在我为自己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之前,我会为她劈开所有的荆棘。”说罢,梅贝特伸开双臂,眼眸逐渐变成深沉的竖瞳,周身的树木无风自动,飓烈的气流如撼山动海。
    法尔特看着眼前神色认真的女王,不禁在强大的力量前低头。
    女王荒诞不经的行径让人常忘了——她曾是圣克鲁斯最优秀的毕业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