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封魔(纯百gl修真文) > 筑妖铸剑

筑妖铸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要炼造心仪之器,还差几样东西。其一便是苏娆的紫藤。
    历练归来,苏娆深夜摸上封离漠的榻,搂着她心肝宝贝美人儿精地叫,藤蔓也不老实,戳进戳出中,将沾带淫液的枝头塞入封离漠口中,恶趣味满满地动起来。
    口液混杂体液,溢下唇角,封离漠皱眉,拔出臂粗的藤蔓,在她身后蔓延的数十根粗枝中挑挑拣拣。
    “我要你这根藤蔓。”
    她选中一根,信手摸到藤蔓根部,用力拽了拽。苏娆轻嘶一声,揽着女人,闲下的藤冠往她身子里挤。
    “真会挑,这可是我的原生藤。”
    “你就说给不给。”
    封离漠穴肉一缩,故意夹紧体内肆动的藤蔓,苏娆娇吟一声,命都被她夹没了半条,酥麻袭来,爽得直翻白眼。
    “给,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她忍痛拔下自己的原生藤,递过来时,顿住,以利诱之。
    “那,锁命同修这件事……”
    “好说。”
    苏娆展颜一笑,将藤蔓给了她,封离漠接过来后就把它放进囊中,生怕对方反悔似得。又睡过几回,苏娆觉得是时候了,要同她结契,不料被一把推开。
    封离漠披了衣裳,开始下逐客令:“我再考虑考虑,宗主先请回罢。”
    苏娆看透般轻笑,“有求时,唤人家好姐姐,东西到手了,就叫人家宗主,小没良心的。”  合衣下榻,也不赖在这里,离去前伸手点点她的鼻尖,媚笑道,“不逼你,我们来日方长。”  她自己主动走,总比被对方拿火毛虫吓跑来得体面些。
    出去时正撞上来探访的练红尘,“你怎么在这里?!”  对方斥问,苏娆没说话,转头看一眼封离漠,不言则明。
    “叛徒!谁准你碰她的!”
    带罡风的利爪撕来,苏娆灵活闪到一旁,笑着掸掸肩膀,对榻边封离漠道:“管好你的小老虎。”  扬长而去。
    “你跟她……那个了?”
    “还不明显么?”
    封离漠衣衫不整,顾不上理会,拿出藤蔓,放进乾坤鼎中,看它在里头与铁水熔为一体,喜上眉梢,有了藤蔓加持,打造的兵器会坚韧许多。
    练红尘鼻子哼气,不高兴道:“我不喜欢你跟别人那样。”
    “哦。”
    “你是我的。”
    “知道了,”  封离漠全神贯注地炼化,将从杨府和沧沉雪身上顺来的阴阳御魂铃投入其中,滚烫铁水在鼎中滋滋冒气,万事俱备,只欠一名好铸师。穿好衣服,见练红尘还在这里,问她,“还有事么?”
    “你根本没在听我说话!”  大猫气得炸毛。
    “听到了,我是你的嘛……陪我去个地方,嗯?”
    她转移话题向来是个好手,练红尘又是个懒翻旧账的,究其根源,记性差,只记得好,记不久糟心事。
    封离漠坐上自己背时,她问她去哪儿。
    金陵城铁匠铺,她答道。
    ……
    风箱拉动,炉膛内火苗直窜,烈焰焚化铁器,一锤又一锤中,几个打赤膊的铁匠铺伙计汗如雨下。
    “都仔细着点儿,这可是琅琊王氏订的兵器,若是被退回来,折了我的招牌,便立马给我卷铺盖走人。”
    铁匠铺门前,一壮硕妇人躺在摇椅上嗑瓜子,一边嗑一边监督伙计劳作。身着寻常百姓穿的麻衣布裙,双目流光,肥厚的嘴唇只一掀,瓜子仁就被轻松从壳牢里舔出来,上下齿合几下,碾碎,吞入腹中,剩下的瓜子壳儿吐在脚下,渐渐堆成一座小丘,好不快意。
    妇人晒太阳晒得正酣,眼前一黑,被影挡着,她挥挥手,不耐烦地睁眼:“谁啊,挡老娘晒日头。”
    “打搅了,楚大师。”
    妇人一惊,矢口否认道:“什么楚大师?我姓孙,名作轻吕,阁下找错人了。”
    “不会错的,您就是我要找的人,最有名望的妖界铸剑师——楚铁。”  封离漠微微颔首,点头笑道,“我有一桩生意,要与楚大师商谈。”
    “我已经很久不亲自铸剑了,能配用我铸的剑的人,世上没几个。”
    “是么,可我听闻您爱材如命,遇到好的天材地宝,必会技痒难耐,动一动打磨的心思。您瞧瞧,这些如何?”
    封离漠将宝囊中的材料给她瞧,楚铁看了一眼,来了兴致,“你竟有叁生石,怎么得的?还有御魂铃与玄虎的指甲……这么些好宝贝,你就这么熔了?”  她拎走宝囊,撸起袖子,将铁水倒在长方形模器中,待冷却成固体后,用铁锤反复敲击夯打。
    “想做个什么兵器?”  她问。
    “还是剑罢,使起来顺手。”
    “行,东西留下,半月后来取,我的定价……一只白泽兽。”
    练红尘愕然:“你开什么玩笑?狮子大开口啊,白泽岂是想找就找得到的?”
    楚铁轻飘飘瞪她一眼:“我亦不是随随便便就给人铸剑的,”  她看向封离漠,“若付不起,就把东西拿走。”
    “付得起。”  封离漠拉着练红尘离开,“我半月后再来。”
    ……
    “那可是白泽!比我还罕见的神兽,哪里半月就能寻得?你要什么武器同我说嘛,干嘛便宜了那粗鲁妇人!”
    离开途中,练红尘一路嘀咕,生怕封离漠吃亏一般。
    “你口中的粗鲁妇人,可是不世出的铸剑神师,她打造的兵器,物材与成品的融合率高之又高,材料原先的属性都可无损迭加在兵器之上,堪比先天至宝,效用惊天撼地。”
    封离漠垂眸,自己前世的赤牙剑,便是由妇人所打造。想当初她卷着红龙尸首请她为自己铸剑时,也着实费了好大一番功夫。那会儿送她的什么来着?哦,重明鸟。
    “铸剑神师,这般不修边幅的模样?”
    “她先前乃妖界筑妖匠,按理来说,你该比我了解她。”
    “我妖界之人?”
    那厢铁匠铺中,妇人看到鼎内的紫藤原枝,身子一颤,幽远的记忆被撬开……
    楚铁,利剑也。
    她尚在妖界时,因修炼资质不佳,同其她修为不够的雌兽一样,被任命为新一批妖物们的筑妖匠。她日夜以灵泉灌溉喂养灵植灵兽,倾尽心血后,终于看到他们幻化成人形,不料随之而来的却是一场兽性测验。
    这些相处百年的灵兽灵植,被关在荒芜结界之中,不给吃食不予水源,由他们兽性大发、自相残杀,同批百余个妖精里,只能决出一个胜者。存活到最后的,才有资格成为妖界子民,被妖皇陛下赐名封山,纳入妖界军队。
    筑妖匠培育出来的妖精们,大都入了妖界军队,变成护卫妖界的最坚固的壁垒。
    紫藤妖便是楚铁培育的第一批妖精中的胜者。
    那日,天色阴红,黑云漫布。楚铁在荒芜结界外,不管不顾地用兵器去敲砸无形的牢笼,无果,连抢过来的一品仙器都不能在结界上砍出一丝裂痕,反而对半折断在她手中。
    罂粟花妖向结界内释放迷幻毒气,引他们杀性大起。
    楚铁眼睁睁看着自己细心照料的小妖们互相撕咬残杀,都还是十几岁孩童的身形,本该无忧无虑活着,却唇齿嗜血。他们自己也料不到,双手造下的第一笔杀孽,竟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同伴们。此种做法令人何等齿冷,简直毛骨悚然!
    “他们还是孩子!还是孩子啊!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
    被楚铁质问的总筑妖匠念她是第一次培育妖精,不与她计较,只道:“尺虫,你被人性影响太多了,我们是妖,生下来就要面对厮杀,各凭本事活着,再自然不过。”
    紫藤妖那时还是个女童身,她为攀援植物,擅依附,本无残性,眼看昔日同伴们个个大变模样,狼妖撕咬兔妖,兔妖啃咬草精,食肉花一口吞下鼠妖……残肢遍地,浑似个血色地狱。
    发疯的妖精互相屠杀,紫藤小妖抱着自己,害怕地蜷缩在角落,嘴里一直在说着救救她。
    楚铁于心不忍,目眦欲裂,一遍遍换武器去砍结界,妄图将之破开。
    杀红了眼的小兽妖们盯上角落里的紫藤小妖,慢慢包围过去。楚铁在结界外大喊大叫,试图唤醒沉迷幻觉中的妖精们。
    几个兽妖扑过去的一霎,女童背后绽开无数条紫藤,结界被藤蔓覆盖,遮得密不透风,外人看不清里头情景,只能听到一声大过一声的惨叫。
    “绞杀藤!极品!”
    藤蔓退散,紫藤小妖立在血泊之中,四周同伴尽化作碎肉脓血,她又哭又笑,荒芜结界消除,楚铁上去要抱她,不料她冷声勒令说别碰她,神情严肃,浑然失了昔日天真。
    藤蔓扎入地底,吸收地上血液,女童躯体眨眼间变化,成了个风情妖冶的女人。
    楚铁有预感,她以后会是妖界的又一大杀器。果不其然,紫藤女帅南征北战的凯旋消息屡屡传来,彼时楚铁已经逃离妖界,入住人间,在人界开了一个铁匠铺,以打造兵器为主,大隐隐于市。就算无人光顾,她亦每日不眠不休地铸造兵器,各式各样,一锤一锤,格外用心。之后又闻紫藤妖公然叛出妖界,投身魔界,成了幽契宗的大弟子,楚铁唏嘘,心中惟想铸剑。
    她立志锻造出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故给自己取名楚铁,以至锐利剑、破魍魉苍穹,荒芜结界之事,她不愿再遇到第二回。
    但还是给她遇到了。
    彼时,那风光无限的太初元君打来一条稀世红龙,请她为她铸剑。
    “楚大师,还请为我铸一把剑,不求绝世,可破敌便好。”
    “为何铸剑?”
    意气风发之仙笑容灿烂若星月光辉,她道:“当然是为了庇佑弱者,我看那些个神仙都有好几件法宝,我不贪多,只一件就好,你帮我铸一把能破一品防御法宝的剑,我用来对付他们。”
    楚铁:“不怕我出卖你?”
    对方确信一笑:“不,你不会。”
    “就这么肯定?”
    “因为我们有一样的夙愿。”
    “什么?”
    “佑天下可佑生灵,护心中想护之人。”
    太霄一役,太初元君陨落,她为她打造的赤牙剑,终究没能贯穿晖明仙帝的南鸣金钟。
    因此一事,楚铁愧疚至今,自那之后便封炉罢手,不再为旁人铸剑。
    “呐,你要的白泽。”
    楚铁回神,半月前要铸剑的女人去而复返,还给她牵来了那匹独角白狮模样的神兽。
    白泽,上古神兽,能人言,通晓万事万物,为祥瑞之兽。
    楚铁附在白泽脑袋下,与它耳语一番,看得封离漠与练红尘好奇不已,但见白泽嘴巴未动,只上下点了点头,楚铁便呆住般不动,怔怔望过来,盯得封离漠心生不妙。
    “你要的兵器,”  楚铁从室内抱出一个剑匣,眼含热泪地递过来,举百斤铁锤而稳如泰山的铸剑师,如今捧匣的双手竟在颤抖。她道,“此剑名缉魂,这回,是真得可破万物。”
    封离漠一愣,知她认出自己身份,见她不乱声张也不当面戳破自己,封离漠感激地冲她点点头,接过匣子,打开,一阵刺眼光芒过后,她看清了躺在匣中长剑的模样。
    剑身泛着浅紫色流光,其上盘旋九条金龙纹;六面剑脊,每侧叁面,被赋予叁生石前生今番来世的轮回之力;剑柄上缠绕着紫藤,与剑身相连处呈镂空状,中置阴阳御魂铃,每挥砍一次,剑气伴着龙吟铃啸,威力震彻魂魄。
    “缉魂,好剑!”  封离漠摸着剑,爱不释手。
    练红尘捂着耳朵,还是觉得用白泽来换一把剑,太亏了,那白泽可是她们好不容易从昆仑丘西王母的眼皮子底下偷来的,这么个濒危神兽,怎么也得值十个一品法宝吧?太亏了太亏了!
    楚铁看着试剑之人,面带微笑,缉魂乃她倾尽心血之作,这次,遗憾绝不容发生。
    ”此剑效用磅多,你日后用时,自会知晓。”
    封离漠将剑放回匣子,笑着颔首,“多谢。”
    “不必,这样一来,我也算完成了夙愿,我该谢你。”
    “什么?”
    “佑天下可佑生灵,护心中想护之人。”
    封离漠欣然向她鞠了一躬,又致了声谢,坐上黑虎的背,郑重道别。
    楚铁:“我会一直看着你。”
    封离漠:“看着吧,你不会失望,天界终会迎来革新。”
    “到那时,六界安定,天下和睦,同族外族,再无厮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