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海棠书屋 > 其他类型 > 沉沦(NPH) > 27讲台上被自动按摩棒抽插子宫,她失禁喷尿

27讲台上被自动按摩棒抽插子宫,她失禁喷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桃僵住了,哆嗦的厉害,控制不住的恐惧着接下来要发生的一切。
    而如此重绞之下,那东西豁然又涨长了一大截,不等苏桃有所反应,短短几十秒内,她的子宫口就被顶开了,疼痛一瞬,紧跟着就是灭顶般的快感,那般汹涌强悍,宛若台风过境席卷全身,冲击的苏桃站都站不稳,她腰肢抽搐着,仿佛得了什么重病般,腿一软就眼看就要倒下。
    一只手忽然从课桌下伸了过来,牢牢握住了她的纤腰,掌控着她,又支撑着她稳稳站在原地。而她的手里,也被塞过来一张纸条。
    上面清晰的写了解题思路和方法,字迹张扬,又一目了然。
    傅嘉衍,傅嘉衍……
    苏桃在心里念叨着傅嘉衍的名字,胸口忽然涨涨的,充满了酸涩又奇异的甜蜜。
    他就像她的守护神,在她即将掉落深渊时伸出援手,在她将要崩溃绝望时,扶着她往前走。
    傅嘉衍,他,是她的光,是她的救赎。
    苏桃在心底感念着傅嘉衍。浑然忘了,此时此刻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傅嘉衍。
    他明明毁了她。
    她却视他为生命中的光。
    “老师,是……”
    苏桃忍着持续从尾椎骨升起的剧烈快感,忍着要失禁喷尿的冲动,在痉挛凌乱的澎湃高潮中,几个字几个字的往外蹦着说完了答案。
    她感觉自己的声音变了,变得娇柔婉转,甜腻缠绵,这根本不是她平常说话的声音。
    傅嘉衍眸色逐渐暗沉,他面上依旧是清浅的温和,可苏桃感觉到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掌心渐渐滚烫,用力。
    他掐的她都痛了。
    “答对了。”张老师严肃着脸,缓和却又严苛道,“你既然会,就不要那么紧张。
    来,上来把这道题写一下,再给同学们讲一遍,你太紧张了,要多锻炼锻炼克服它。正好,这次就试试看,给其他同学们当个榜样。”
    苏桃愣住了。她脚下仿佛有千斤重,此刻那东西还在她花径里疯狂抽茶,次次都重重的顶破她的花心,深入到她的子宫里,爽的她心脏都在因为快感而抽搐。
    而在她被连绵不绝的高潮折磨的快要尿出来的时刻,她尊敬的老师,向来以严肃聪锐闻名玛利亚,头发花白的数学老师,叫她以这幅淫当的,还在被高速抽茶到颤抖的身体,站到用来教书育人的圣洁的讲台上,给同学们当榜样?
    她是疯了吧?
    苏桃木愣愣的站在原地。
    傅嘉衍唇角温和的笑意,头一次不见了,他垂着眸,额前的碎发挡住了他的脸,叫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可他掐着苏桃腰肢的手却愈发用力,像是要把她掐断一般。
    “快点上来,别磨蹭了。”张老师语气严厉的催促,“别怕,有什么好怕的!”
    苏桃不得不慢慢的抬起脚,死咬着下唇,颤抖着走向讲台。每走一步,都刺激着花穴里那东西插的更深,捣的更重,短短叁米路,她又被插喷了叁次,小死了无数次。
    因高潮喷射出的蜜水越来越多,堆积在花径里,甚至子宫里,快要……装满了。
    苏桃不知道那些蜜水是从哪里来的,她怎么能喷出那么多的水?
    她拿起粉笔,尽量克制着颤抖的身体,将字写的工整些。这一刻,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仿佛割接了,身体已爽到极致,即将失控,拼命叫嚣着要释放,灵魂却在死死压抑,苦苦坚持着堵住快要决堤的大坝。
    苏桃有预感,蜜水射满宫腔那刻,就是大坝决堤之时,而她,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尿出来。
    她的时间不多了。
    苏桃在讲台上写字,她旁边站立着张老师,两人彻之间的距离不到一米,但凡换成其他任何一个老师,肯定就能听到她下腹处若隐若现的,水流被搅动的哗啦声,立刻察觉出不对劲。
    幸好是学校里年龄最大的张老师,他有些耳背,听不到。
    苏桃紧张的写完,神经紧绷到了极致。
    “讲讲吧。”张老师满意的大声道,“遇到困难不要怕,要迎难而上,年轻人,不能缺乏冲劲,干劲!”
    苏桃迷迷糊糊的想,她干劲十足,因为她快要被干死了。
    “这道题,嗯,是……”苏桃启唇开讲,可张开嘴,她才发现那股难耐的呻吟,她彻底压抑不住了。苏桃惊恐万分,她极力克制,实在克制不住时了只得轻轻的嗯一声,停顿下来调整呼吸和状态。
    可她不知道,她此刻脸色酡红,唇瓣莹润,浑身颤抖着,水眸迷离却尽力保持清醒的样子,配上那张美的精致的脸,和前凸后翘的身材,有多么的诱惑人。
    更何况,她的娇媚婉哼,夹杂着细弱的喘息声,暧昧的就像……女人在叫床一般。
    班级里经过青春期已经了解过性事,清晨还会勃起的,荷尔蒙分泌旺盛的少年们,眼神全都变了。
    教室内的氛围忽然古怪起来,女孩子们皱眉,看不起苏桃紧张到结巴颤抖的表现。可男孩子们却姿态怪异,有的直勾勾盯着苏桃,那眼神像是要吃了她。有的弯着腰,不自在的夹紧了腿,更有甚者,有人把手放到了桌下,在众人看不到的角落里,抓着腿间那物,上下撸动。
    苏桃站在讲台上,几乎集中了所有精力压抑被高潮湮灭的快感,控制着随时会失控的身体。
    她在快乐的欲海中浮沉到意识模糊,却又清醒着担惊受怕,怕自己受不了尖叫出声,怕自己当场失禁,喷出尿液。
    只有为数不多的注意力用来讲解,苏桃什么都没发现。
    可傅嘉衍却将台下的一切尽收眼底,他注视着那些贪婪毫不遮掩欲望的眼神,那些放肆到目中无人的意淫动作,脸色愈发阴沉。
    他,后悔了。
    傅嘉衍豁然站了起来。
    苏桃下意识停下了讲解,迷离的眼看向傅嘉衍,他怎么突然站起来了!怎么……朝着自己走过来了?她……她是不是没控制住,已经失禁了?
    苏桃本就紧绷的心弦,再次绷紧,脑海里轰隆隆响成一片。
    而因为苏桃再次加剧的收缩下体,她体内那东西,又长了一小截,重重的捣进了她子宫深处,直接顶到了她的子宫后壁上,快速的捣弄。
    撞的她腰眼发麻,快感太强烈了,太爽了,爽的苏桃神经根本承受不住。
    苏桃眼前白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耳朵里原本轰隆的巨响也骤然消失,什么都听不到了。
    随后,她眼前一黑,苏桃彻底失去意识,晕了过去。
    昏过去前,留在她脑海里,是傅嘉衍奔跑过来,紧张又阴沉的脸。
    苏桃知道自己喷尿了,她知道她的同学们,老师都看到了。
    不知道,傅嘉衍这次怎么帮她圆谎……
    ps:看在我这么努力码字的份上,求珠珠,留言,收藏呀!
    (新书我打算写个几万字,在抽个时间集中定时发出来,现在这样更太痛苦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