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殿。
    法不动如山,苏宇进门,他也不说话。
    装深沉呢?
    有啥好装的!
    “法师叔!”
    “见到了?”
    法等他开了口,这才淡淡回应了一句。
    苏宇点头:“见到了!”
    “谈的如何?”
    “还好!”
    苏宇笑道:“不过我怀疑……”
    “怀疑什么?”
    “怀疑她猜到了我们在骗她!”
    苏宇平静道:“不要小觑文钰的智慧,她能在最危险的时刻,选择融入天地,反制师叔。能选择在我们欺骗多年的情况下,制造一个假的时光册出来忽悠咱们……谁小看文钰,谁必定倒霉!”
    法微微皱眉,许久,点头:“其实,我也有这样的怀疑。”
    苏宇笑了:“那就好,我还担心师叔觉得我在胡说八道,实际上,多年下来,她没给我们任何真正的好处,其实就可以猜到一二!只是,大家还抱有一些幻想罢了。”
    “可今日,我见了她,谈了一阵,相谈甚欢……这才是问题所在!”
    苏宇皱眉:“一个修道者,修到了这个地步,第一次见面,会开开心心和我聊这么多?一点质疑都没?这还是时光师吗?这是白痴差不多!”
    法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无法让她主动交出核心?”
    “肯定的!”
    苏宇点头:“几乎是做梦!”
    “那如何吞噬她?你既然来了,大张旗鼓,没有其他办法吗?若是没有,那只能等禁地之会开启了……”
    苏宇皱眉,开口道:“时光师这种人,必须要抛下诱饵!是必须,所以……我思考再三,也许只能冒险。”
    “冒险?”
    苏宇点头:“冒险!”
    “如何冒险?”
    法一脸平静,他想听听苏宇的意见。
    苏宇看向他,又想了想道:“也许……还需要帮助,人门的帮助!”
    法微微皱眉:“你不是很讨厌人门吗?”
    “不,我不讨厌人门!”
    苏宇摇头:“我只是讨厌,他们想从我们口中夺食,想夺走了法师叔!若是法师叔自己有个公正的判断,公正的选择……我知道师叔还是有倾向的!”
    苏宇直视法,沉默一会道:“前提是,人门可以给我们提供足够的帮助!”
    “你需要什么?”
    法看向他,苏宇考虑一下:“6位30道之上的强者,或者一位32道强者,又或者……更多一些!”
    他看向法,法却是皱眉。。
    没说话。
    考虑一下,法开口道:“说说你的意见!”
    “不是意见,是圣地的一些决策!”
    苏宇纠正:“是始祖让我给师叔带来的一些办法,一些手段,至于用不用,师叔自己决定!”
    “说!”
    “撤离天地之力,击杀文王和武王,主动让时光师占据天地,以三成实力占据天地,发挥出她的实力,同时,也是降低她的实力,逼迫她主动露出核心,击杀她,吞噬她……”
    苏宇将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
    法眼神微动:“伪寂灭?”
    “是的!”
    苏宇点头:“这就是圣地给出的答案,也是最好的决策!否则,任何方法……杀文钰其实可以做到,但是,杀了她,天地受创,除非出现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强行剥夺,否则,你和文钰一体,她重创,师叔也会重创!”
    “就算师叔联手其他强者,杀了文钰,最终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不可能再进一步!”
    苏宇沉声道:“所以,唯有冒险,用师叔的天地核心,让她心动,让她在那时候主动爆发,制造出师叔假寂灭状态,甚至是让她主动耗费力量去维持天地不会崩溃!”
    法陷入了沉思中,半晌才道:“那按照你的说法,六大脉主若是加上你,足以对付她了!”
    “不!”
    苏宇摇头:“六大脉主……真的可靠吗?不一定!何况……”
    苏宇淡淡道:“六大脉主,谁知道有没有真的和时光师勾结的?就算没有,也许也有和人门勾结的,或者和我们有联系的……师叔不怕吗?”
    苏宇略显嘲讽,很快压下:“还有,和时光师战斗,也许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人门既然想要拉拢师叔,行啊,让他们派人来!”
    苏宇笑呵呵道:“师叔成功了,方法是我带来的,是始祖提供的,我在思考,师叔到底会更偏袒哪一边?而且师叔真的成功了……翻脸还不是简单的事?”
    法陷入了沉思。
    “你的意思是,让人门也派人来,一方面是为了对付文钰,一方面是为了维持平衡……”
    苏宇想了想,点头:“也有,毕竟六大脉主也有万法域,说句难听的……师叔和文钰的天地核心都出现了破损,也许有人可以趁机夺取!不说成为36道,对几大脉主而言,也许也是成为禁地之主的唯一机会……财帛动人心!”
    说到这,苏宇又淡淡道:“也是为了防止一点,防止师叔觉得,我圣地有何想法……引出人门监督,双方彼此都会忌惮一些!否则,危险的便是师叔了!”
    法这一刻,有些微动。
    他看向苏宇,许久才道:“那若是人门那边来的人,盯上了我的天地核心呢?”
    “前怕狼后怕虎,那就没办法了!”
    苏宇摇头道:“这也怕,那也怕,那什么事都没办法做了!哪怕双方都不会做什么,师叔还得担心会不会斗不过文王……那我无话可说了!”
    法淡淡道:“事关性命,不得不防!”
    苏宇点头,表示理解:“此事师叔自己衡量……我可以和时光师继续聊下去,哪怕她知道我在骗她,可为了解救文王,师叔寂灭的那一刻,她也得爆发,才能震荡天地,解救文王!就怕师叔带着七成之力,反而被文王和武王给击溃了,那才是最大的笑话了!”
    法笑了:“不可能!”
    苏宇却是摇头:“不,有可能!因为始祖复苏的刹那,曾说过,之前天门微微震荡,可能有人天地之力蔓延了进来,十有八九是文王!文王是有底牌的,而不是师叔想的没有底牌!就在三月之前……差不多就这个时间,是有一股天地之力蔓延进来的……”
    苏宇又道:“所以,师叔,你要是小觑了文王,反而真被他击杀了……那就是天大的笑话!”
    法忽然回想了一下,三月前,天地之力蔓延……那时候文王很自信,主动来找他麻烦。
    一瞬间,他想到了什么。
    心中微微一震!
    忍不住看向苏宇,许久,低沉道:“文王,可能真的将自己的天地之力蔓延了进来……”
    苏宇点头:“那样的话,文王还怕师叔吗?未必吧!何况,还有个武王助战!”
    苏宇笑道:“所以,此事想成功,内外两个战局,都要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取胜!否则,任何一方失败,都是大麻烦!”
    “师叔若是有禁地之主级的好友,倒是可以邀请来助战!”
    好友?
    废话,真有,也不能邀请禁地之主级别的。
    在这鬼地方,人心最难测。
    看到你受创了,好友也巴不得吞了你!
    倒是32道之下的,要是数量多一点,还是有可能的。
    而他,也有一些把握可以控制,而不是被人反水了,都没办法压制。
    “伪寂灭……引出天地核心……主动暴露缺陷……对付文王,让文钰不得不暴露核心位置,不想暴露也得暴露……”
    法心中闪烁着这些念头,看向苏宇,过了一会才道:“我抽离力量后,真的可以出现寂灭状态?”
    苏宇点头:“可以的!”
    这个是真的,没骗你。
    方案又不是我出的,而是天门那边出的。
    在日月眼中,百年过去了,天门沉眠了,那这方案毫无意义了,可实际上,却是还有用,是可以制造出假寂灭,不会让天地波动爆裂的。
    否则,抽离7成天地之力脱离天地,那天地必然会崩溃动荡。
    这和战斗消耗不一样的!
    法若有所思,看了一眼苏宇,忽然道:“你就不怕,人门出力更多,最终我会选择人门?”
    苏宇笑了:“我相信师叔是明智的,在圣地不愿意出力的情况下,师叔也许会选择人门!可如今,圣地给出了方案,也愿意协助师叔,甚至始祖会亲自传递一些力量来帮助师叔伪寂灭……这里,毕竟是天门内,而非人门内!”
    “我可以将伪寂灭之法,传授给师叔,其实不难……难就难在,没有始祖的帮忙,师叔很难被彻底封印,脱离天地!”
    “但是,只要当日大战激烈,师叔逼出了文王或者武王的天门……甚至是文王主动借用天地之力,那始祖的力量,必然可以传递一些过来!”
    法闭目思考了起来。
    冒险吗?
    还是要冒险的!
    风险大吗?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文王那边,想杀自己……能杀早就杀了,之前不行,现在也不行。
    关键在于天地之内!
    到时候,自己不在,谁知道会不会出事?
    对付时光师,说的简单,哪怕三成实力,对方恐怕也有30道之力,那是最少的,甚至是31道!
    时光师手段也多,她31道实力的话,一般的31道可斗不过她!
    法忽然睁眼,看向苏宇,开口道:“文钰会在那时候,爆发吗?”
    苏宇点头:“会!因为我说了,禁地之会快开启了,这次师叔是铁了心要解决她这个麻烦,解决文王这个麻烦!在禁地之会开启之前,她不选择搏一次,那她就彻底没了机会了!”
    “这是阳谋,哪怕她知道,我可能是在逼迫她呈现天地核心,她也得吃下这个饵!”
    苏宇笑容灿烂:“她必须得吃!”
    法看了他一眼,忽然道:“黑月!”
    一瞬间,黑影浮现。
    “法主,有何吩咐?”
    法沉默一会,淡淡道:“你这边可以调动多少30道和31道修者?”
    黑月有些震动,“这,法主……是准备……强杀?”
    “回答我!”
    黑月迅速盘算了一下,很快道:“最多三位!法主要知道,这样的强者,哪怕不开禁地,也是禁地中的顶级高层!甚至有些就是禁地之主!三位……极限了!”
    “三位?”
    法陷入了沉思中,又道:“可以秘密前来永生山吗?”
    “这个……很难瞒过文王!”
    “我可以纠缠他,或者他们在外围等待也可!”
    黑月纠结道:“法主要这些人是来……联手对付文王还是对付文钰?毕竟,这是冒险的事。”
    “对付文钰!”
    那还好一点。
    文钰毕竟被限制了,还是没有文王可怕的。
    而一旁,苏宇也是暗暗心惊,人门在天门中发展的不错啊,居然可以调动三位30道以上的强者,关键是,这个黑月,又是什么身份?
    若是身份不高,如何说调动就调动?
    何况,安插在法身边,法这边,其实是万界和门内的一个沟通核心,这里安插的强者,地位不会太低。
    应该具备一些决断权!
    而法,也是思绪万千,调动外人来帮忙,未必靠谱的。
    若是可以,他还是想要自己对付,坐镇禁地,保证万无一失。
    可是,他不离开禁地,文钰不会发动,不发动,天地核心无法呈现,那又回到了老路上。
    还有,人门和天门……真的会安心帮自己掌握天地?
    那也未必吧!
    眼前这个日月,这个黑月,是否会在那一刻,选择取而代之呢?
    一个个念头,在法脑海中浮现,法忽然道:“黑月,你联系一下,让他们赶来!”
    黑月迟疑道:“法主……”
    法淡淡道:“若是合一之下,你们都不愿意调动几人来帮忙……人门的诚意,我是一点没看到,那黑月,合作,便到此为止吧!”
    黑月忍不住看了一眼苏宇,你不反对吗?
    苏宇看着他,淡淡道:“看什么!再看,你人门也只是锦上添花,而我天门,才是雪中送炭!”
    黑月再次沉吟了一会,出声道:“好,我尽快……”
    “需要多久?”
    法问了一句,黑月盘算了一下:“这三位,有人未必能及时赶到,想都赶来……起码十天!”
    “太迟!”
    法微微凝眉道:“15日后,禁地之会开启,若是他们10日才能赶到……那就迟了一些,给你七日时间!若是做不到,那就算了!”
    “好!”
    黑月点头,算是应下了。
    而这时候,黑月又道:“法主,确定此次可以成功?我担心有人算计法主,若是无法成功,也许会有一些麻烦,那还不如再等等,等我们这边安排好了,或者干脆等到禁地之会开启,大家驱逐或者击杀了文王他们,那机会更大!”
    他说的有人,显然是苏宇。
    苏宇一脸冷笑,也不辩驳。
    而此刻的法,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并未多说,也没呵斥。
    余光看了一眼两人,继续闭目。
    送客之意明显!
    苏宇也不多说,直接离去。
    黑影也迅速离去。
    苏宇一边往外走,一边陷入了沉思中,法……答应的太痛快了,这是有别的打算,还是觉得,这是最好的选择?
    没让苏宇多劝说,超乎想象的果决。
    很快就答应了的那种!
    他怎么想的?
    一个个念头,在苏宇脑海中浮现。
    按照他的想法,法其实是个谨慎的人,不会贸然就去冒险的。
    ……
    而就在苏宇他们走后不久。
    法的身后,忽然又冒出一道身影,身影虚幻,带着一些恭敬之色:“父亲!”
    法睁开眼,轻声道:“在这个世界,在这个肮脏的时代,什么师徒、师门、属下、禁地、朋友……都不可信,哪怕父子之间,往往也不可信!”
    法轻声道:“人门也好,天门也好,在他们眼中,我只是棋子,没有我,还有其他人!我,并非不可或缺,他们需要的只是实力,有足够的实力,去帮他们效力的人!”
    “日月和黑月,一旦真的看到我伪寂灭,文钰一旦被击溃……天地核心融合,他们不会动心吗?”
    法笑了笑:“他们若是动了心思……也是个很大的麻烦!我宁愿自己被算计后,便宜了自己的儿子,也不会便宜外人,哪怕……我的儿子,未必会感激!”
    “父亲,我……”
    身后身影有些想辩驳,法却是摆摆手,淡淡道:“让你当影子,你未必乐意,可在这个时代,不存在的人,其实比存在的人更安全!”
    “日月的话,你应该听到了,我不知他是否有什么其他心思……也许他没有,但是,不得不防!”
    身后,他的儿子有些迟疑道:“圣地那边,会算计父亲吗?没这个必要吧,父亲真出了事,哪怕有人继承了父亲的天地,也成不了36道……”
    “财帛动人心,谁知道呢?”
    法笑了笑,“不过没关系,当日,我会让黑月和日月,陪我一起去!”
    法眼神瞬间明亮起来:“而他们走后,群龙无首,你来领导其他人!一起去对付文钰!你若是觉得,你可能扛起这片天,那你可以趁我不在,夺取了我的天地核心……我不会在意!”
    “便宜了你,我也不会便宜了这些外人!”
    身后,虚影沉声道:“父亲,我定当守护好父亲的天地核心……任何人想夺取,都要从我尸体上跨过!”
    法却是真的不在意,淡淡道:“随你!两处,我必须要在一处,这里,我不放心交给任何人!此刻,黑月和日月也许觉得,我会将他们留下……不会的!这两人在,都可能会制造一些麻烦出来!带走了他们,新来的人,哪怕再强,不到合一,也不敢贸然作出错误的决定!”
    苏宇提出了想法,他答应的痛快,因为他知道,这可能是唯一的选择,最好的选择。
    既然如此,没必要多迟疑。
    但是,日月也有可能有自己的心思,他得防着。
    法想了想,又笑道:“记住了,不要相信任何人!在这秩序、规则都破灭的时代,唯一能相信的,其实只有自己!”
    他淡淡道:“记住这句话,包括我,也不需要全部去相信,去信任!当初诞生血脉,隐藏你,一方面是为了保护,一方面也是为了留下一些后手!你无需感激我,我也不需要这些……”
    “父亲……”
    “退下吧!”
    虚影有些挣扎,还是很快退去。
    法等他走了,这才起身,走出大殿,俯瞰天地,俯瞰苏宇,俯瞰黑月。
    你们,不管是什么想法,这里,是我的地盘。
    天门也好,人门也好,不过都是彼此利用罢了!
    谈何信任而言!
    ……
    而这一刻,黑月却是主动找上了苏宇,带着一些笑意,瞬间浮现在苏宇身边,轻笑道:“日月道友,何必对我有如此大的敌意?你我严格来说,也是盟友。”
    苏宇笑了:“是吗?那问你个问题,你是人门中的存在,还是说,只是人门的走狗?人门那边,应该没办法来人吧?我很好奇!当然,人门先于天门,也许你当年开过人门,和人门中的存在,有些接触?”
    天门,那是苏宇时代才会开启的。
    天门中封印的存在,是没办法开启的……废话,当初都没天门,如何去开天门!
    但是人门和地门,都在天门之前。
    那当年有人开了人门和地门,还是有可能的。
    这黑影,大概率不是土生土长的人门中人。
    黑月笑了:“重要吗?”
    “也对!”
    苏宇微微点头:“不重要,只是好奇,你居然能调集3位30道以上的强者过来,你什么实力,我有些看不透,介意告诉我吗?”
    “28道。”
    “这么厉害?”
    苏宇笑了:“28道,可以调动30道以上的强者?这么说,你要不是人门的开启者,要不就是大人物的嫡系,在这天门中,还有一位强大的存在,是人门的走狗?”
    “走狗……很难听!”
    黑月笑了笑,却是不太在意,而是问道:“见了文钰,你觉得有把握拿下吗?”
    “尽人事听天命!”
    “法主忽然让我召集强者来援,你们的打算,又是什么?我到现在可是一头雾水。”
    苏宇耸肩:“打算?从始至终,不就一个目的?解决文钰,强大法师叔,过程重要吗?”
    嘴巴还真严,这是一点不肯透露了。
    “道友如今进入了25道,可距离32道差的还远,而天门将开……”
    苏宇直接打断:“不用怂恿我,忽悠我,诱惑我!”
    此刻,苏宇忽然虔诚无比:“在这黑暗的时代,肮脏的时代,作为一个人,我还是有信仰的!而我的信仰,你不懂,你们这些人,只知道利益,只知道自私自利,我不同!”
    苏宇这一刻,忽然有些神圣,带着一些冷意,带着一些桀骜:“我有追求,有梦想,有信仰!我知道我需要去做什么,如何去做,如何拯救时代,拯救人族!”
    “法师叔也许遗忘了这些,而我不会,因为……我和他不一样!”
    “你们可以拉拢法师叔,我就算了!”
    黑月看着他,这一刻,忽然有些自惭形秽!
    因为这一位,可能真的有强大的信仰!
    强大的信念!
    他虽然不算太强,可是,这种人却是比那些只认利益的强者要难缠的多。
    这一刻,黑影选择了放弃。
    算了!
    他其实不太愿意和这种人打交道,玩弄人心,利益交换,可以换取很多人的支持,可是,对付这种信仰坚定的人,难度极大!
    ……
    这一刻,法其实也在默默看着。
    一时间,有些恍惚。
    信仰……
    曾几何时,自己其实也有的,可是,当他走出来,看多了黑暗,看透了黑暗,他就明白,信仰不能当饭吃!
    日月,还是太年轻了!
    但是,他信仰之坚定,哪怕法也感受到了。
    “也好!”
    法喃喃一声,年轻,总得有些追求。
    ……
    第二日。
    苏宇又去了禁锢中心。
    禁制内外,这一次苏宇没说什么,只是继续讨要吃食。
    别说,时光师的手艺真的不错。
    吃了一会,苏宇这才开口:“法答应了,但是他答应的太痛快了,没太多犹豫,没太多纠结!我觉得,他可能会有一些安排!”
    时光师也在吃,吃的满嘴流油,无所谓道:“安排还是不安排,也没什么差别。”
    “那也难说!”
    苏宇想了想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选择……若是你不想吞噬天地了,我现在救你走,甚至想办法击杀了法!这样,会更稳妥一些!”
    他的确有些担心!
    而且,苏宇想了想又道:“我若是在这,他有什么安排,其实我不怕,哪怕再来一位禁地之主,我也敢战敢杀!怕就怕,他不放心我,非要我陪他一起去战文王!”
    这也是最大的麻烦!
    他一旦离开了,时光师就得一人独自战斗……那就危险了!
    他在这,32道之力的他,连法都不怕,何况其他人。
    “他带走你?”
    文钰好奇道:“你才25道之力,起码展露的便是如此,他带你走……不怕被人道圣地误会,他故意想杀了你?”
    “你觉得到了他这地步,还会在意这些吗?”
    苏宇微微凝眉:“其他的好说,若是他要带我走……那我就爆发,哪怕杀不了他,哪怕剥夺了你天地之力,我也会带你离开!”
    活下来就行!
    实力能不能进步,其实无所谓!
    文钰吃着东西,思考了一下,开口道:“不,我想试试!”
    “你是想逝世差不多!”
    苏宇没好气道:“我还特意让人门来了几位强者,原本是想着一网打尽,给我天地增加一些好处,可现在……未必是好事!我若是法,那我可能会把我自己和黑月都给带走,这样,群龙无首……更放心一些!我就是好奇,他带走了我们,这里如何组织起来联手对付你?没人组织的话,杀了一个,可能就会崩盘……法会这么愚蠢吗?”
    至于让某位脉主带头,脉主们未必能指挥的了其他人,倒是苏宇和黑月,一个是人门使者,一个是天门使者,其实地位很高。
    哪怕人门来的人,苏宇也许也能指挥,排斥未必有那么大。
    文钰却是坚持:“我想试试!我不想我哥哥,太山哥哥他们耗费了无数时间,你也付出了无数代价,最终救出来一个废人!”
    时光师笑嘻嘻道:“废人,在这个时代……是最不值钱的!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我若是能成功,那皆大欢喜,我觉得不亏,我哥哥他们觉得不亏,你也觉得不会太亏……可若是救出来的是废人……何必救我?”
    她吃着东西,面带笑容:“你说你的那么可怜……我出去后,我罩着你呀,你要是救出去的只是一个废人……那不是累赘吗?”
    她要博一次!
    其实,现在苏宇都能把她就走,放弃天地之力,放弃之前的积累,大不了连接苏宇天地大道,感悟还在,她很快可以成为20道,甚至30道的强者……
    可是,没有之后了!
    她的时光册没了,她的一切没了,一切重头开始,不知何年何月,才有希望晋级到超等了!
    “我若是强行格杀了法,也许你也有机会掌控天地……”
    “不可能的!”
    文钰摇头:“他和我一样,天地纠缠,你强行击杀了他,而不是天地核心被掌控,那天地也会坍塌!若是强行杀了对方,就赢了,那他早就杀了我了!我可不是他对手!”
    说着,她奇怪道:“你怎么婆婆妈妈的?”
    苏宇闭嘴不语。
    婆婆妈妈的?
    我只是希望,带着活着的时光师离开,而不是死的!
    他不断思考着法的可能做法,过了一会开口道:“我若是真走了,那你就危险了!除非我能迅速在外解决了法,而前提是,他的天地核心呈现了出来,否则,也没任何意义!”
    “可我担心一点,你未必能撑住!”
    时光师不屑一笑:“我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一群臭鱼烂虾罢了!杀一个,其他人马上胆寒!”
    “也许吧!”
    文钰笑了:“吃点吧,多吃点,好上路,怕什么!”
    “……”
    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吉利!
    苏宇也是无语了,这女人,苏宇还是不得不说,极其乐观,仿佛只是小事罢了。
    ……
    时间,一天天过去。
    距离禁地之会,越来越近了。
    这几日,苏宇每天都会去禁地那边,和时光师闲谈几句,当然,除了这个,他也不是一点事情没做,比如说,没事就让六大脉主出去溜达一下,几次喊上几位脉主,找到了黑月,也不说话,就围着黑月不动弹。
    苏宇其实没别的目的,就一点,让几位脉主熟悉这种状态。
    让他们产生一个固有印象,当法不在的时候,他说了算!
    法若是不带他去战文王,那最好,这里就是他说了算。
    若是带走了自己,等自己回归的刹那,这几人也会瞬间产生一种意识,听我的!
    因为我是这里最大的!
    这就是苏宇的目的。
    而这一切,法也好,黑月也好,其实都看在眼里,他们都没太在意,因为没太大作用,因为这一切都需要一个前提,法不在!
    而苏宇,会单独和这些人在一起,那时候,才会有用。
    可法,不会给苏宇这样的机会!
    等到黑月来信,人到了,法知道,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
    大殿中。
    法看着两人,半晌才道:“二位受累,此次要陪我一起前往寻找文王、武王,二位不需要正面迎敌,只要帮我缠住武王,或者围住他们就可!”
    黑月没说什么,苏宇却是脸色微变:“我才25道!”
    法笑了:“你可以借门的力量,不是吗?”
    苏宇脸色有些难看,“你是不放心我?师叔,我只是25道之力,我在这,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而且我也有能力,带着大家一起铲除了文钰!”
    法平静道:“日月,在哪,有区别吗?”
    苏宇低沉道:“那我为何不可以留下?”
    “黑月就没有任何意见!”
    法声音也冷漠了许多,“还是说……你要留下,观摩一下我的天地?”
    苏宇沉默许久,叹息一声,带着一些无奈,闷声道:“那便按照师叔的意思来!”
    法这才露出笑容!
    这就很好!
    ……
    片刻后。
    大殿中人更多了,下一刻,一道人影浮现,法笑了笑,看向所有脉主。
    “我要出去铲除文王他们,而这里,文钰可能会暴动……所以,接下来大家一切安排,听从法天的安排!”
    众人纷纷看向新出现的青年,眼神异样。
    苏宇也是脸色微变,30道的强者,关键是……对方好像是法的后人!
    这一点,谁也没提过。
    没人说过,法还有后人!
    而法,这一刻也是露出笑容:“不错,法天是我的血脉,只是一直在闭关,而今出关了,大家有任何麻烦,都可以让法天来处理!”
    “诺!”
    “谨遵法主之令!”
    众人纷纷应话,而苏宇,心中吐了口气。
    得见机行事了!
    文钰这边,恐怕难以成功了,不行的话,只能想办法先干掉法,迅速回归,或者干脆不管法了,先救走文钰再说。
    这些老家伙,果然没几个善茬。
    而法不管苏宇他们,也不给他们多说的机会,笑道:“黑月,日月,跟我走!”
    话落,天璇地转,苏宇和黑影都被他笼罩,进入了他的领域,一起朝外飞去。

章节目录

万族之劫(诸天万族苏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海棠书屋只为原作者老鹰吃小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鹰吃小鸡并收藏万族之劫(诸天万族苏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