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快回去,你跟着哥哥干嘛?”
    苏牧遥弯着腰,轻推着小叶子柔嫩的背,把她往后赶。
    小叶子磨磨蹭蹭地不愿意:“爸爸说你去参加比赛,我要跟你一起去。”
    “一起去干嘛?”
    “给你加油呀。”
    “不用你去给我加油,在家里看电视给我加油吧。”
    这小家伙就是个狗皮膏药,粘上了,就很难拽下来。
    “妈,你快点把小叶子抱走。”苏牧遥对不远处装作没看见的苏妈妈喊道。
    小叶子闻言生气了。
    “你不爱妹妹了吗?我好可爱的呢。”说着说着,自己就觉得委屈了,然后哇哇大哭起来。
    “……”
    苏牧遥真是头疼无比。
    这小东西,怎么这么粘人呢?
    “妈~”苏牧遥实在受不了了。
    “喊什么?喊什么?真是的,既然知道哄不好,就不要把她给惹哭啊。”苏妈妈说。
    “我哪里惹她了?”苏牧遥也是满腹委屈。
    “这小屁孩。”苏牧遥伸手在她的小脸上捏了一下。
    沾了一手的眼泪水。
    “别哭了,等哥哥回来,给你带礼物。”苏牧遥说。
    “我要一个小鸡毛绒玩具。”小叶子立刻哽咽着道。
    →_→
    苏牧遥感觉自己上当了,小家伙这里等着在。
    因为养了只小鸡,所以这几天小叶子不但故事书看小鸡。
    电视也只看小鸡的动画片,还想买个小鸡毛绒玩具。
    不过苏妈妈觉得她要求太多了,才买了遛/鸡绳,现在又想毛绒玩具,自然不同意。
    小叶子说完,就用一双泪眼朦胧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
    “好了,我知道了,等我参加完比赛,就去给你买。”苏牧遥无奈地道。
    “谢谢哥哥。”
    刚才还在哇哇哭的小叶子,立刻把头凑过来,在苏牧遥脸上亲了一口。
    “哎呀,脏死了。”苏牧遥故作嫌弃地在脸上擦了擦。
    “嘻嘻。”脸上还挂着泪珠的小叶子,却开心地笑了。
    苏牧遥要先回学校,然后由学校统一安排去参加比赛。
    今年全国大学生武科大赛是在香山,香山靠海,古时因为产沉香而得名。
    虽然是秋季,但是香山和离山气温差距较大。
    离山已经进入深秋,早晚都稍微有点凉意。
    而香山不同,气温依旧非常炎热,基本上保持在三十度左右。
    比赛是在香山体育场,很多省参赛选手已经早早到来。
    华夏大学的队伍不算早,也不算迟。
    安排住宿的地方倒是不错,一家靠海的酒店。
    站在阳台上,就能看到大海,位置非常棒。
    对内陆的学生来说,这可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大家按照安排好的房号入住,先把行李放好,二层有自助餐可以吃饭。
    晚上你们可以去海边或者四处走走。
    但是不要跑远,不要惹事,如果因为惹事被取消参赛资格,所有后果自行承担。”
    带队老师把大家集中在酒店大厅里,一再叮嘱。
    这个带队老师,并不是赵九段,而是学校里的一位辅导员,负责他们的生活起居。
    除他之外,还有几位,另外还有随行的校领导、医疗人员等等。
    “鹤兮,等会把行李放好,我们去沙滩走走?”苏牧遥凑到罗鹤兮身边道。
    “不去,我要去吃饭。”罗鹤兮白了他一眼,她还在生气呢。
    “这么早,吃什么饭?”苏牧遥诧异地道。
    “你管我。”罗鹤兮“凶巴巴”地道。
    “哦,你不去,那我就约其她人去。”苏牧遥看向前方。
    杨思颖正从电梯里出来。
    “你敢。”罗鹤兮急了。
    “你又不去,还不给我去?”苏牧遥道。
    “谁说我不去了?”罗鹤兮嘴硬道。
    然后有些不满地看着杨思颖道:“她怎么也在这里?”
    “应该也是带队老师之一吧?”苏牧遥说。
    “她一个生物系博士,来当带队老师,脑子坏掉了吗?”罗鹤兮有些不爽地道。
    “一定是脑子坏掉了。”说完她强调地道。
    杨思颖也不知道是不是听见了,走过来,笑吟吟地跟他们打了声招呼。
    然后也不多话,接着帮助其他辅导老师开始领着学生们上楼。
    “我就说你多想了吧,别跟个醋坛子似的,我记得以前你不这样的啊。”苏牧遥耸耸肩道。
    “我才没多想,女人的直觉很准的。”
    罗鹤兮坚持杨思颖一定是盯上她的“肉”了。
    “好了,走了。”苏牧遥拉住她的胳膊向电梯而去。
    因为杨思颖的出现,一直闹别扭的罗鹤兮竟然缓和了态度。
    华夏大学作为排名全国前三的大学,肯定不缺钱。
    所以安排的住宿都是一个人一间的标准间。
    苏牧遥放好行李,也没多待,直接去楼下等罗鹤兮。
    罗鹤兮嘴上说不去,但还是很快就下楼来了。
    罗鹤兮是东都人,而前世大楚和现今的东都都属于内陆,都没有海的。
    所以即使没有苏牧遥说,她也想来海边看看。
    反而是苏牧遥,虽然也是内陆人,但是元宗皇帝出生的大周就是靠海。
    他所创造的观海潮和沧海剑,也因为观海而悟。
    所以见到大海,格外的亲切。
    傍晚的太阳仿佛沉入了海中,只露出一半在海面之上。
    夕阳把海水染成了橘黄色。
    几只海鸟在空中翱翔。
    一阵微风吹过,荡起粼粼波光。
    “真美啊。”罗鹤兮说。
    微风拂过她的发梢,轻轻掀起她的秀发。
    苏牧遥点了点头:“以后老了,我们就在海边买套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边能住人吗?湿气大不说,经常还有龙卷风。”罗鹤兮抚了抚自己的发梢道。
    真是的,会不会聊天?一下就把天聊死了。
    眼角的余光看到苏牧遥一脸郁闷的模样,罗鹤兮的嘴角悄悄上扬。
    苏牧遥注视着远处的海面,观海潮的心法仿佛和眼前的大海连成了一体。
    随着海风微微荡漾。
    他仿佛化作一只海鸟,在空中翱翔。
    罗鹤兮见苏牧遥不说话,先是愣了一下,接着有些恍然。
    然后小心守护在他身旁。
    苏牧遥化作的海鸟一头钻入海中,又化作一条游鱼,在海水中来回穿梭。
    水面划过他的肌肤,滑向两侧。
    他轻轻摆尾,钻入一块巨大的珊瑚之中,然后又从另外一头钻了出来,一只螃蟹在海床上快速爬行。
    几只鱼儿在海藻中钻进钻出。
    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
    就在这时,海水忽然剧烈的震荡起来,苏牧遥的化作的鱼儿被拍到珊瑚岩上。
    他一下子清醒过来,哪有什么螃蟹,哪有什么鱼,哪有什么海浪……
    “小心。”苏牧遥大惊,原来真的有海浪。
    只见海面上掀起了一道几十米高的巨浪向岸边拍了过来。
    在海浪中还有一道恐怖的身影尾随巨浪而来。

章节目录

我老婆超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海棠书屋只为原作者儿童团团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儿童团团员并收藏我老婆超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