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边一个身影一动,标枪一样,毫不犹豫的跟着井驭龙就一跃而下。
    董寒月。
    周围那些豢龙氏见状,立刻撵了过来:“寒月!”
    董寒月既然是豢龙氏的人,不会不知道下到了千岁湖意味着什么。
    更别说,她那么畏惧异性。
    可她一点犹豫也没有。
    一朵水花溅起熄灭,谁也没来得及拉她一把。
    那些豢龙氏被井驭龙指使的团团转,可现如今看着井驭龙凶多吉少,又都浮现出了十分复杂的表情。
    像是,有些难受。
    我这就发现了,豢龙氏,其实是心肠很软的——跟传说之中的龙差不离,真正的龙,据说最显著的性格特征,就是仁义。
    江辰继续看着我,目光灼灼:“李北斗,你还要害死多少人?”
    啥玩意儿?我害死?
    “那些人,不都是你害死的吗?”
    江辰微微摇头:“不是你,事情不会变成这样……”
    他声音低下,像是自言自语,声音轻不可闻:“我也不会变成这样。”
    靠着观云听雷法,我倒是听得很清楚,他的声音,竟然有几分迷茫,也有几分无奈。
    程星河说的对,这江辰真的不太一样了。
    江辰缓缓吐一口气,漆黑的丹凤眼盯着我,没有一点迟疑:“时间不多了,你们把所有的本事,全拿出来——我看看,豢龙氏,到底是怎么对付龙的。”
    豢龙氏眼看着亲人跳下千岁湖,心情还没平定呢,可一听江辰这话,攥紧了拳头,看向了我的眼神,无奈之中,竟然带着几分坦率,齐刷刷就是一声:“对不住了。”
    我心头一动,这感觉,竟然跟成群的飞蛾扑火一样,有几分悲壮。
    他们的本事当然很多。
    艮位十二步半,是一把篆刻着夔龙雷纹的弓弩,能连发七枚以上。
    乾位十四步,是一团带着倒刺,专门勾结龙鳞的百扣绳。
    坤位是四十八连星的镇龙钉……
    每个方向,都是杀机,根本无路可退。
    所有人,都拿出了看家本领,犹如一本活动的屠龙百科全书。
    江辰眯着丹凤眼,像是看的津津有味——跟盯着角斗士和猛兽的贵族一样。
    程星河扯着脖子就喊:“七星,别管我们了,跑啊!”
    这些屠龙的方法,五花八门,自然厉害,可是,我一开始,也没打算退。
    更何况,我吃过那种水下的丹药。
    都没有我快。
    穿越过了那一重一重的陷阱,那股子炽热的,岩浆一样的行气,跟着七星龙泉炸起,管是什么镇龙钉还是屠龙弩,跟着叮叮当当一阵子脆响,全部被我撞开。
    周围乱纷纷一片声音,有惊呼有惨叫,还有的中邪似得,不断在重复一句“不可能”。
    疾风从我脸上擦过去,从来没这么快过,也没有这么酣畅过。
    江辰来了。
    他终于来了。
    我最后划开了三四条百扣绳之后,终于到了江辰面前。
    七星龙泉锋芒毕露,对着江辰劈了过去。
    既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那咱们就看看,谁能挺到了最后一刻吧。
    张翼风雨又见日,轸角夜雨日还晴!
    江辰抬起眼眸盯着我,似乎等了很久,一丝惧色也没有!
    不对,他不是一心求死的人!
    可没想到,就在这最后一刻,那些豢龙氏明知道那些对付龙的法子,不能把我给怎么样,可数不清的血肉之躯,竟然毫不犹豫的挡在了江辰面前!
    何至于,对江辰忠心到这种程度?
    我知道,他们这一次,是打算害死我,献给江辰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我就是不想真的对他们下了杀手。
    是因为——很久以前,他们对那个井童子口中“神君”的恩情?
    那个恩情,是不是对我,我都不知道!
    可我就是下不了手!
    还没等我决定好,七星龙泉的锋芒已经悄然发生了偏移。
    那股子锐气奔着左边一堆杂草灌木就下去了。
    “咣”的一声,丰茂的草地上,出现了一道深沟,草皮猛然翻起,泥土跟雨点一样四溅,空气里都是草木被揉碎的新鲜气息。
    都说七星龙泉认主有灵——难不成,它也不希望我一时之快之后,会后悔?
    那些豢龙氏,本来打算以身护住江辰,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抬起头,发现那一道锋芒歪开,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程星河扯着脖子继续喊:“七星,你手是豆腐做的,这么软?”
    豆你大爷。
    江辰依然毫不意外,微微低头,甚至还带了点笑意。
    仿佛我一举一动,在他眼里,不过是看过千百遍的回放一样。
    豢龙氏劫后余生,也面面相觑,看向了我,每个人的眼里,都是藏不住的惭色。
    我吐了口气,也心平气和:“到了现在了,我就想问你们一句——你们护着江辰,就是为了黑白髓是不是?那个黑白髓,到底对你们,意味着什么?”
    那些豢龙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想吭声,可这个时候,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光是黑白髓!”
    董乘雷。
    董乘雷的手腕脚腕上,都是鲜红的痕迹——我说呢,自从我被引到了靶子房,这个二把手就一直没出来,还以为他在后头运筹帷幄,想不到,是被关起来了。
    这么说,豢龙氏要对付我,他是不同意的,否则,不会被关起来。
    豢龙氏见到董乘雷出来,有的皱眉,有的跺脚。
    董乘雷显然是刚逃出来,忽然趴在地上,就跟我行了个大礼:“你才刚把我们从如意蚺的事情上给救出来——我们,对不住你!可是……实话实说,我们确实是情非得已!”
    说着,他指向了江辰:“他们,把伯祖给……”
    卧槽,我知道了——他们是乘虚而入,把伯祖给控制住了?
    我心里一提——我知道他为什么要亲自出来,掺和这件事情了。
    江辰盯着我,神色泰然,像是在说,你终于明白了。
    没错——他控制伯祖,就是因为,现如今,世上唯一能把潇湘放出来的,就是伯祖。
    控制了伯祖,不光等于控制了豢龙氏,还等于,把住了潇湘的命脉。
    hf();

章节目录

麻衣相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海棠书屋只为原作者桃花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花渡并收藏麻衣相师最新章节